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授权翻译】【KA】囊中之物 小甜饼一发完

文名:you're so patient (and sick of waitin')/囊中之物

作者:23seok /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AO3


译者注:今天的哥弟好甜,开心,更新(づ ̄3 ̄)づ╭❤~


 “暖暖。”这个名字从年轻恋人的双唇脱口而出,听上去异乎寻常的亲密。Kongpob只在第一次听到这个乳名时向Arthit复述过一次,然而现在,它被再次叫了出来,打破了Arthit房间的寂静。整个世界像是突然缩小了十倍一般,一切都消失无踪,只剩下他和Kongpob两个人。

Arthit放下书,朝年轻恋人严厉的看了一眼。“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

让人恼火的是, Kongpob面对Arthit 的苛责一如既往的保持了平静。他向后靠在了床上,微微抬头,盯着天花板。“暖暖学长。”他重复了一遍。

Arthit强忍住了想要战栗的冲动。这个名字在年轻恋人口中仿佛蜜糖一般。“闭嘴。”他说。

Kongpob坐直身体,目不转睛的看向了Arthit。“如果我不停下,你会怎么做?”他向前倾身,一举侵入了Arthit的私人空间,嘴角勾起了一个坏笑。“罚我吗?”

Arthit的脸颊发热,被年轻恋人的话刺激得张开了嘴巴。“Kongpob!”他发出警告。

Kongpob这个混蛋还在笑个不停。

 “好吧,”他让步了,“我不说了……但是有前提!”(Arthit非常肯定,就在此时此刻,Kongpob特别加了一个极为迷人的微笑。)“除非……你亲我一下。”Kongpob重新侵入Arthit的私人空间,看上去非常迫切的想要吞掉Arthit那颗可怜的、并不习惯浪漫的心。

当Arthit往后退时,Kongpob步步紧逼的跟了上来。

他甚至还在自己的嘴唇上敲了两下——这个混蛋。

 “这里。”他说,再一次指向自己的下唇。

Arthit动了动身体。他克制不住的注意到了Kongpob望向犹豫的他时眼中闪烁的微光。(最近这段时间,他越来越多的注意到了对方的习惯与癖好,这个新开发的能力让他非常开心。)Arthit小心的环顾整个房间,目光谨慎。他们现在身处Arthit的房间,没有外人。也许他确实太过于吝啬从行动上表达爱意了?拉近两人的距离,满足Kongpob的一些要求应该不会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

他们的嘴唇轻轻的碰触在了一起,动作极其清浅,然而Arthit轻轻叹息一声,重新吻住了对方。这一次,他们的吻变得更加激烈,Kongpob的手抓住了Arthit的肩膀,捏了一下,然后一路下滑,最终牵住了Arthit的手。Arthit觉得自己就要像狂风中的树叶一样颤抖起来了,然而在他彻底丢盔弃甲前,Kongpob后退了,额头和Arthit轻轻抵在一起。

 “谢谢。”年少者对着只有一寸之隔的Arthit轻声说。

Arthit小声笑了起来。吻完之后,他才觉得自己刚刚的反应有点可笑。“为什么?”

Kongpob的额头向前抵了些许,迫使Arthit缩短了和他的距离,并且不得不略微抬起头。“就是……”他坐直身体,握着Arthit的手更加用力了几分。“允许我这样做。”

Arthit心慌意乱得要命。他眨眨眼,舔了舔嘴唇,移开了视线。过了一会儿,他才羞涩的看向Kongpob的眼睛。“啊。”

Kongpob点头,终于放开了Arthit的手。“啊。”

Arthit忍不住的注意到,Kongpob没有牵他的手会让他觉得异常的寒冷。“实际上,呃,Kongpob,我在想……既然我们,你知道的,这周都没什么事……也许我们可以,呃,一起做些什么?”

该死。他仍然没法落落大方的说出这种话,哪怕他曾经做到过。为什么他现在没法再做一次?Kongpob对他简直有耐心得吓人,Arthit很清楚,如果换做是他,早就因为对方这种有些若即若离的态度分手了。

 “Arthit学长,”Kong温和的问。他侧过头,方便更好的看清年长的恋人。“你在邀请我约会吗?”

Arthit有些结结巴巴的嘟囔了几句,然后点了点头。“是的,我在邀请你约会。”

Kongpob轻轻笑了,浑身都透露出了一股暖意。“我很乐意。”

Arthit闭上了嘴巴,眼神落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好的,那,”他说。“很好。”

Kongpob笑了起来,伸手滑过Arthit的头发。“什么时候?”

Arthit扮了个苦相。“不要太早。”

 “5点?”Kongpob问。“也许我们可以一起吃晚饭。”

Arthit抬头看他。“也许。”

他们重归沉寂。Kongpob凝视着他的男朋友,看了很长时间后才平躺到了床上入睡,留下Arthit做他的事。

——————————————————————————————————

 

约会那天,Kongpob再次叫出了那个乳名。

 “暖暖学长,”当Arthit又一次把辣猪排往他盘子里放时,他说道。“别。”

Arthit的手抖了一下,与其说是因为Kongpob的要求,更像是因为他被喊出口的乳名。

 “你刚刚叫我什么?”Arthit问。

Kongpob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然后重新收了回去。他移开了视线,然后又重新看向了Arthit,目光晦暗。“暖暖学长,”他回答。“我叫你暖暖。”

Arthit的心跳的飞快。他小心的点头。“我听到了。”他说。

 “嗯。”Kongpob回答。

他们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世界像是突然暗下来了一般,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然而Arthit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别这样叫我。”这一刻就这样消失了。

——————————————————————————————————————

Kongpob第三次叫他暖暖,完全是个意外。Arthit很清楚这一点。

那一天从开始就有些奇怪——Arthit醒的比Kongpob还要早(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从未。)居然还觉得神完气足的。他醒来之后,忍不住的低头盯向年轻的恋人,注视着对方蜷缩在毯子里的英俊脸庞,沉静的睡颜,修长的手指。Arthit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柔的微笑,他倾下身,鼻尖抵住了Kongpob的太阳穴。

年少者发出了模糊的鼻音,甚至往毯子里缩了缩。Arthit被这个举动逗得轻轻笑了起来。

 “暖暖?”Kongpob开口。

Arthit有些犹豫的坐了起来。他望向时钟,现在时间还早,他们今天也都没什么安排。Kongpob喃喃了什么,Arthit伸手摸了摸年少者的头发。

 “别担心,”他轻声说。“继续睡吧。”

接下来的一整天,暖暖这个名字一直回响在Arthit的耳中。

 ——————————————————————————————————————

几个月过去,Kongpob再也没有叫过Arthit的乳名。Arthit不知道这究竟算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一天,Kongpob一反常态的没有做那些他惯常的举动,像是试图在公众场合向Arthit索吻,热切的想要握住年长者的手等等诸如此类。Arthit终于开始疑惑对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Kongpob?”他小心的问。

年少者没有回答。

Arthit往桌前靠近了一些,膝盖和Kongpob撞到了一起。“Kongpob!”他再次开口。

他的男朋友惊了一跳,睁大眼睛,抬头看向年长者。“嗯?”他茫然的问。

Arthit忍住笑意,有意让桌下两人的膝盖抵在了一起。“你没事吧?”

Kongpob眨眨眼,Arthit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奇怪。年少者摇摇头。“没有。我没事。”

Arthit撅起了嘴,但还是接受了这个回答。也许他年轻的恋人只是累了。

————————————————————————————————————

这绝对不可能只是累了。两个星期过去,Kongpob那些惯常表达爱意的举动依然没有出现,Arthit这样想道。

当Kongpob结束教头的任务,和Arthit在学校附近好不容易碰了一次面后,就准备直接返回学校,甚至没有尝试留Arthit过夜,或者提出送Arthit回家。

Arthit并不喜欢这种状况。

 “Kongpob。”当年少者在他还没上出租车就准备转身离开时,他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紧紧握住。“等等。”

Kongpob定在原地,然后转身,看上去有些惊讶。

Arthit紧张的望向出租车,以及里面一脸无聊的司机。他吞咽了一下,然后重新看向Kongpob。“你……”他小心的开口,“……想去我那儿吗?你可以留在那里过夜。”他咬住嘴唇,不知道这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

幸运的是,经过漫长的沉默,事实证明了这确实是个正确的决定。因为Kongpob慢慢的站直身体,脸上浮现出了一个灿烂的要命的笑容。“好,”他轻声说,目不转睛的看着年长的恋人。“我很乐意,Arthit学长。”

Arthit的心跳加快了,脸颊也开始发烫。他紧张的躲开视线,“行,”他回答,转身面向出租车。当他发现Kongpob没有立刻跟上时,飞快的回头。“你在等什么?快点!”

他快速坐进出租车后座,Kongpob在身后温柔的注视着他。一秒之后,他的男朋友轻轻摇头,同样坐进了出租车里。

——————————————————————————————————————

他们回到Arthit的公寓时,两人都安静极了。

 “Kongpob,”Arthit上楼时问,“你没事吧?”他看向对方,研究着他的表情。

Kongpob回望着他,目光在Arthit的脸上游移,然后重新和Arthit对视在了一起。“我没事,Arthit学长。”

Arthit双唇紧抿,点了点头,重新看向紧闭的电梯门。

——————————————————————————————————————

 “学长还没吃,对吧?”当他们走进Arthit 的公寓时,Kongpob问。看到Arthit摇头,Kongpob微笑起来。“你得吃点东西。”他朝冰箱走去,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加热,或者快手菜可以做。

 “昨天还有些剩菜。”Arthit告诉他。“可以放微波炉里热一热。”

Kongpob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好。”他说。“那就吃这个。”

他们安静的进食,很快就吃完了晚餐。Arthit觉得自己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已经坐上了床,看着书,而Kongpob在盥洗室里刷牙。

几分钟后,Kongpob从盥洗室里走了出来,头发仍然湿漉漉的。当他靠近Arthit时,年长者能从他身上闻到薄荷的牙膏味。Kongpob离得非常近,Arthit开始心跳加速,却并不打算后退。然而Kongpob也并没有上前吻他,只是蹭了蹭他的鼻子,就挪开了身体,躺入了Arthit身边的被子里。

 “你打算继续看书吗?”他问年长的恋人。

Arthit朝他看了一眼,摇摇头,在阅读的地方做了个标记,然后把书放到了一边。“不。”

Kongpob点头,伸手把灯关上。“那晚安,Arthit学长。”

Arthit本打算回他一句晚安,但中途又改变了主意。“Kongpob。”他说。“你很久没叫我暖暖了。”

 “是的。”Kongpob承认,尽管他并没有必要这样。

Arthit点头。“以及,”他加了一句,“你也不像过去那么主动了。”

 “是的。”Kongpob重复了之前的回答。

Arthit望着年轻的恋人。“你一直说没事,但你确定真的没事吗?”

Kongpob转头迎上他的目光,两人视线交汇在了一起。片刻后,Kongpob摇摇头。“Arthit学长,”他说。“我是不是太黏人了?”

 “Kongpob,你在说什么——”

 “我是不是让你觉得不舒服了?”Kongpob突然开口。“Arthit学长。”

 “你为什么——Kongpob,你在说什么——?”Arthit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真的非常困惑。“不!”最终他说道。“是的,你有时候确实是个麻烦精,但我从未真的生你的气。我是不是不希望你喊我暖暖?有时候确实是!但这并不意味着你让我觉得不舒服,或者你太黏人之类的。”他皱起眉,摇了摇头,看向年少者。“Kongpob,”他开口,“你一直是这样觉得的吗?”

Kongpob闭上嘴,移开头,视线垂了下去。“我知道我很烦人,Arthit学长。”

 “你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Kongpob。”Arthit责难道。

Kongpob兀自点了点头,重新迎上Arthit的视线。“是的,Arthit学长,我是这样觉得的。”

Arthit望着他,然后紧紧闭上嘴,转开了头。“我懂了。”他说。

Kongpob同样移开了视线。

Arthit重新看向Kongpob。“为什么你不干脆直接问我?”他发问。

 “Arthit学长。”Kongpob小心的开口,同时注视着自己在腿上握紧的手。“如果我问你,”他重新看向Arthit,视线和年长的恋人交汇在了一起。“你会诚实的回答我吗?”

Arthit吞咽了一下,眨眼,然后移开目光。Kongpob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片刻之后,Arthit终于重新迎上他的视线。“我不知道。”

Kongpob点头。他重新看向对面的那堵墙。“这就是原因。”

 “噢。”

Kongpob再次点头,往被子深处钻去。“晚安,Arthit学长。”

 “暖暖。”Arthit说。

Kongpob定住了。“什么?”他问。

Arthit同样钻入了被子里,转过头,注视着Kongpob。此时两人面对着面。“你可以叫我暖暖。”

Kongpob睁大眼睛,盯着他看了一秒,然后露出微笑。“好的,暖暖学长。”

他们的视线紧紧交汇在了一起。Arthit吐出一口气,然后移开视线。“你现在也可以吻我,我猜。”

Kongpob轻轻笑了起来,然后倾身,温柔的吻住了Arthit的唇瓣。“谢谢。”当他后退时,这样说。

 “又谢我?”Arthit 问。“就为了这么有气无力的一个吻?你不觉得浪费吗?”

Kongpob再次笑出声。“不。是为了你让我叫你暖暖。”

Arthit陷入沉默。他移开视线,望向天花板。“噢。”

Kongpob挪到了Arthit身边,手指在Arthit的手背滑动。

当Arthit望向年轻的恋人时,Kongpob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Arthit握住了Kongpob的手。Kongpob朝Arthit露出了一个微笑,Arthit同样回了他一个笑容。


END



评论(10)
热度(240)
  1. 暖风向晚空中列岛 转载了此文字
  2. 会跳舞的鱼空中列岛 转载了此文字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