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授权翻译】【KA】Anyway (NC17,一发完,谁也不许再说钢炮要看老中医)

文名:Anyway

作者:traitorminion / 译者:@缄默的情人

原文地址:AO3


阳光透过窗帘照在了Arthit的脸上。他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伸了个懒腰,朝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早上7点10分,时间还很充裕。

Arthit从床上站起来,拖曳着步子走到桌边,翻开新一周的日历,查看工作日程。然而,当他的目光扫到周五的时候,一下子定住了。一周年纪念日,上面用红色的荧光笔写着,并画了一个大大的心,是kongpob的字迹。

该死。

Arthit朝日历眨眼,祈祷着上面的字迹能魔术般的消失。但上天并没有垂怜他。 

他重新倒回床上,抓起床头的手机,一边翻着通讯录,一边思考着该给谁打电话。

Plame?不。 

Bright?绝对不行。

Toota?他可能连超过一个月的固定恋情都没有过。

Arthit朝着剩下的一个名字露出了笑容。就是他了。 

————————————————————————————

 “你知道吗,”Not用手抓着自己的大腿。“我不是你的情感咨询师。”

Arthit露出了他最招人喜欢的微笑。“但是你很擅长这个!” 

 “你再笑脸就要裂了。”Not说。

Arthit收起刻意的笑容,双手环在胸前。“那你想让我去问谁?我们这帮人里你是唯一靠谱的选择。”

Not的下巴抽搐了一下。“那也不意味着我就欠了你的,这可是你自己的恋爱。”他抖了三抖。 

Arthit可怜巴巴的睁大眼。“爸爸,你不会抛弃我们的,对吗?”他倒吸一口气。“我们一起经历过这么多风雨?”

一时间,Not 的脑海里蹦出了想要把Arthit淹死在拉面里的冲动。这个画面对他千疮百孔的心非常具有治疗效果。“我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帮助你挚爱好友的满足感?我一辈子的感激?你可以选一个。”

 “再见。”Not从椅子上起身。

 “等等!”Arthit大喊, 语气中的走投无路比预想的还要强烈。他清清嗓子。“这样如何?接下来一个月的午餐我包了。”

 “这个月,以及下个月。”Not丝毫不为所动。

Arthit很清楚这就是他最后一根稻草了。“成交。”他叹了口气,就好像他才是那个被坑的人一样。

他们握手成交。之后,Not给出了他的良策。 

————————————————————————————

Not的建议很不错,Arthit在迷宫一样的商场里转来转去时想。 然而他还是觉得有点平淡,缺乏惊喜,Kongpob绝对可以不用一秒就比过他。这也是和Kongpob在一起时总是那么有趣的原因:最有意思的永远不是结果,而是充满惊喜的过程。如果不是这样时不时来点小情趣的话,他们的生活一定会乏味不少。

 当然他是不会大声承认的,至少他不会对Kongpob这样说。不然的话,这个混蛋一定会得意好久。

Arthit 在路过他们第一次(非正式)约会的面馆时,停下了脚步。他有主意了。

————————————————————————————

Arthit的厨艺称不上精湛,但也算上的了台面。他不常下厨,但还是清楚的记得离家前母亲的教导,再说,做饭和骑自行车很像,只要你掌握了技巧,就基本不会忘记。

等到一切准备好后,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不过他还是想办法换了一件干净的T恤,喷了点古龙水。 

这时,敲门声响起,Kongpob到了。 Arthit朝门口走去,顺道在镜子前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表。他看上去还不错,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于是Arthit兀自点了点头,打开了门。

Kongpob拿着冰咖啡和粉红冻奶,用足以闪瞎半个曼谷的明亮笑容望着他。“晚上好。”他说,然后紧紧抱住了Arthit。 

Arthit有些僵硬的拍了拍他的后背,感觉自己的脸肉眼可见的烧了起来。他有些眩晕。

 “周年纪念日快乐。”Kongpob放开Arthit,眼睛亮晶晶的说。

Arthit的脸颊热得发烫,大脑处于当机状态,完全失去了运转能力。“呃。”他后退几步,给Kongpob让出地方,同时让自己的大脑重新运转起来。终于,他开口,“你也是,周年纪念日快乐。”

Kongpob进门时安静了下来,他定在了房间中央,望着Arthit摆好的餐桌。桌上摆着他们热气腾腾的晚餐,看上去非常诱人可口。突然之间,Arthit的心中冒出了害羞的泡泡。

 “是学长做的吗?”Kongpob充满敬畏的问。

Arthit一把抓过Kongpob手中的粉红冻奶,坐在了桌边。“不然还有谁会给你做饭?” 

Kongpob有样学样的慢慢走了过来,仔细研究着桌上的菜肴。今天的主菜是酸辣咖喱汤,配以泰国香米,炒茄子,鸡肉串,以及花生酱。 

 “我都不知道学长会做饭。” 他惊奇的说,坐了下来。

Arthit翻了个白眼。“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十指不沾阳春水。” 

Kongpob只是微笑着舀起一勺汤送进嘴里。 然而下一秒他就皱着脸咽了下去,匆忙的拿起碗边的水杯,几乎是一饮而尽。

 “太辣了?”Arthit一脸无辜的问。 

 让他失望的是,Kongpob一秒不到就恢复了常态,并露出了他最为平静的微笑, “完全不会。谢谢学长为我下厨,我只希望我的礼物不会太过逊色。”

Arthit望着将视线重新投注回菜肴上的Kongpob,心中既气又怕。Kongpob露出这种特定的笑容时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至少对Arthit来说是如此。

————————————————————————————

Arthit瞪着放在面前桌上的纸袋。一阵微风从敞开的窗户吹了进来,摇晃着纸袋的把手,就好像是在催促他赶紧打开一样。餐桌的另一边,Kongpob耐心的等待着,脸上始终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墙上的钟一分一秒的走着,滴答,滴答。

这也太傻了,Arthit清楚,他越是拖延,最后揭晓答案的时候就越难。但Kongpob表现出来的雀跃让他心中有种很不祥的预感,也让他越发迟疑起来。那个袋子里的东西一定会让他很难应付,他有预感。

最终,他小心的把袋子拿到了手中,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正方形的黑天鹅绒盒子。他把袋子放到一边,无意识的歪着头,打开盒子一角,小心得像是拿着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Kongpob扑哧一笑。“它不会咬你的。” 

Arthit瞪了他一眼。“你说的倒是轻巧,但——” 

然而下一秒,这句话就卡在了他的喉咙里。窘迫感让Arthit的脸烫得要命,恨不得立刻消失在这个地球上。

盒子里是一枚简单优雅,样式大方,和Kongpob这样的人非常相称的银戒指。然而如果和Arthit放在一起,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就像一个不合拍的音符,容易引来人们异样的目光。Not,Plame,还有其他人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会大做文章的。 

 “我要吐了。”Arthit半真半假的说。 

Kongpob轻笑出声,就好像Arthit刚刚说了一个不太新颖但足够经典的笑话——就是那种因为足够熟悉,老少通杀的笑话。“至少先把它戴上。” 

Arthit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戒指。他的脑袋晕晕乎乎的,烫得惊人,搞不好下一秒就会直接晕过去。他一直都怀疑自己的男朋友是个疯子,但很显然他还是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 

 他花了几秒钟时间认真思考男朋友的疯狂程度,Kongpob在一旁兴味盎然的样子,像是做了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

 “你给我买了一枚戒指。”Arthit最终小心翼翼的开口。“你给我买了一枚戒指。”

 “为什么不戴上试试?” 

于是,Arthit的视线从某个不顺眼的物品移到了另一个不顺眼的人身上。“去死。”他说,然后冲进了浴室里,准备洗澡。 

 然而等他锁上门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上一直拿着那枚戒指。

————————————————————————————

在空无一人的浴室里,Arthit小心翼翼的研究着Kongpob的礼物。他将戒指从盒子里拿了出来,举在灯光下。圆环金属被照耀得熠熠生辉,Arthit拿着它在指间把玩,突然注意到戒指内部被刻了什么。

Arthit的心跳加快了。不可能的吧。他眯着眼,凑近了一些。没错,里面用草写的拉丁字母刻了几个字:Arthit & Kongpob

这个周年纪念日,Kongpob真的可以说是破了他浪漫肉麻的极限。当然,Arthit有想过他会在这个场合放个大招,但绝没想到会是这个。这也太——这太——

从眼角的余光,Arthit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正傻乎乎的笑着。他呻吟一声,将脸埋在了手心里。

这也太犯规了。 

————————————————————————————

吃肉点我



译者:看完全素见面会后更饿了= =


评论(18)
热度(300)
  1. 暖风向晚空中列岛 转载了此文字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