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KA】吻枪(一发完,万字更)

我超喜欢写年下感十足的炮日!尤其是宠炮炮的日日!

===============================

“他尽力了。”Not说。他扬扬下巴,朝场上的人指了指,语气中虽有几分惋惜,但仍然不掩欣赏。

Arthit穿着一贯的深红色工程服,双手环胸,紧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对于SSU的学生来说,他们每年都有几项极为重要的赛事要参加,一年一度的高校篮球赛就是其中之一。今年的高校篮球赛正好轮到SSU做东道主,作为去年的冠军学校,SSU非常重视这次的比赛,从各学院的学生中精挑细选,组成了一支实力不俗的队伍,而Ward和Kongphop就是代表工院参赛的队员之一。

早在比赛开赛前,各学院的教头就对自己学院的后辈耳提面令了一番,一方面是强调比赛的重要性,另一方面也是给学弟们施加压力,希望他们能够绷紧神经,夺取胜利。

Arthit自然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他罕见的没有表现出以往的严厉,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就离开了,让一向习惯他不近人情的学弟学妹都觉得非常诧异。

人人都知道高年级们对这一次比赛寄予了多大的厚望。去年SSU从众多强队中杀出一条血路,最终拿到冠军,这件事至今仍被不少学长学姐津津乐道、视为骄傲,今年他们自然希望后辈们能够延续前一年的辉煌,再度把奖杯收入囊中。而这些后辈们也确实没有辜负高年级的期望——在学长们纷纷引退的情况下,这支由大二生组成的队伍一路过关斩将,杀入决赛,无论是Kongphop,还是其他队员都表现非常亮眼,展现出了极强的韧性和求胜欲。只是遗憾的是,今年的SSU缺少了几分运气,纵然拼尽了全力,还是在刚刚结束的决赛上以2分之差输给了对手,错失了只有一步之遥的冠军。

Not站在一旁,拍了拍Arthit的肩。Arthit皱着眉头,望着场上插着腰,背对着他们一动不动的Kongphop,依然什么也没说。良久,他才轻轻叹了口气。

+++++

“Kong,回去了。”

Ward遥遥喊了他一声。Kongphop点点头,转身朝场边走去。他接过了其他人递过来的水,微笑着道了谢,然后安抚一般的勾住了身边失落的队友的肩膀。

他知道学长们此时应该正在现场,但这一次他却罕见的没有抬头寻找P’Arthit的身影。他只是下意识的蹙了下眉头,然后就很快松开,面色如常的回到了更衣室里。

等他们回去后,其他人陆陆续续收拾好了东西,纷纷结伴离开了,Ward询问的看了Kongphop一眼,Kongphop摆了摆手,示意Ward不用等他。

更衣室静了下来。Kongphop独自坐了一会儿,将手里的矿泉水往头上一浇。凉水从头顶洒下,将他的头发弄得透湿,一股凉意直冲脑门。Kongphop知道这种举动很不像他自己,但他还是这么做了。

水珠从他的头发上一直往下滴,落在了他手腕系着的齿轮上。他用手指在上面摩挲了一下,然后把湿透的刘海全部往后一撩,闭了闭眼睛,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和冷静。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想给P’Arthit发条信息,但又犹豫了一下,放弃了这个念头。他的拇指停留在空中,屏幕上定格的是他和P’Arthit早先的聊天记录,其中最后一条还是他充满自信的对P’Arthit说“我们一定会赢”的留言。

他默默凝视了一会儿,刚抬起头,就看到门边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Kongphop还没来得及张嘴,那个人就走到Kongphop面前,半蹲下身子,一下子拉起了他的上衣。

被篮球服遮掩的时候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一旦拉起来,就能看到小腹还有肋部撞出了一大片青紫,很明显是人为的,看上去极为可怖。Kongphop抬头看了P’Arthit一眼,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却只是安静的笑了笑:“没事。”

他试图把自己的衣摆放下来,但P’Arthit丝毫不为所动,直接将他的手挥开,在他受伤的地方试探性地按压了一下。

“痛吗?”Arthit问。

“我没事的,P’Arthit……”Kongphop试图露出微笑,但显然P’Arthit注意到了他微微蹙起的眉头,并没有那么容易被他糊弄过去。

“先去医务室,其他的等会儿再说。”P’Arthit皱起眉头,一脸的不满。这时的他久违的显露出了当初担任教头时的威严,没有给Kongphop留商量的余地,直接揽住Kongphop的腰,把他从更衣室的长椅上扶了起来。

医务室的老师认真的检查了一番后,表示并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一些碰撞带来的外伤,先冰敷一段时间再涂些药油就好了。P’Arthit在一旁边听边点头,皱起的眉头逐渐松了下来。

医务室老师给了他们一个冰袋,然后就转身出去了。Arthit很自然的就接了过来,仔仔细细敷在了Kongphop受伤的地方。

Kongphop从头到尾都保持了异乎寻常的安静,过了一会儿,他才轻声开口:“……抱歉,P’Arthit。”

虽然他并没有把话说全,但他和Arthit都知道这是在为什么道歉。

这次比赛和之前的工院杯不一样,如果说工院杯还只是新生们为了证明自己,为了得到学长学姐们的认可而努力,那么这次的比赛就是为了维护学校的荣誉,为了高年级学长的荣誉而战的。Kongphop早就听其他学长学姐说过,P’Arthit作为上一届校篮球队的正选队员,和队友在去年的比赛中拼尽全力,最后终于拿到了冠军,可以说是一雪了SSU多年无冠的耻辱。然而今年他们的后辈却没能成功卫冕,没能捍卫学校的荣誉,P’Arthit如果觉得生气和失望,也是很正常的。

这一次比赛的失利Kongphop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们的对手显然是事先做好了功课,整个比赛过程中对他和Ward严防死守,并且肆无忌惮的在他们身上下黑手,摆明了无论如何用什么手段都要赢下这次比赛的决心。到了比赛后半段,Kongphop就知道自己被盯得太死,恐怕没有多少发挥的机会,但他却难得固执的没有下场,大概因为他心里始终还是憋着一口气。

对方三番五次避开裁判目光的肢体犯规终究还是发挥了作用。在下半场SSU明显占优的情况下,他们故意在SSU另一名队员跳投的时候偷偷垫脚,导致那名队员落地时脚踝严重扭伤,被迫下场治疗。而Kongphop和Ward也被各种偷偷摸摸地肘击、拉拽,导致后期的投球准度大为降低,浪费了不少机会。虽然他们凭借自己的技术和冷静的临场判断狂追了一些分数,但最终还是遗憾的落败了。

虽然P’Arthit并没有说什么,但Kongphop的心中仍然浮现出了一股隐约的失落和沮丧。他并不在意一场比赛的胜败,但他始终希望能拼尽全力,不让学长们的努力白费,也希望能让P’Arthit感到骄傲,渴望看到P’Arthit的笑容,最重要的,他不想让P’Arthit失望。

也许这样说很荒唐,但Kongphop竟然有些希望P’Arthit能责备他。如果他的学长和当初那样,用不屑、质疑的眼神看他的话,他可能还会好受一些——因为这至少代表着他的学长是一直注视他、在意着他的。

但是今天他的P’Arthit一反常态的平静。P’Arthit先是垂着眼睛给他冰敷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你觉得我会怪你?”

P’Arthit一脸的无奈和并不意外,Kongphop一愣,刚想解释,P’Arthit就抬起眼望着他,叹了口气:“之前每一次活动都要求你们取胜,是希望新生重视比赛,增强集体荣誉感和凝聚力。”

“这一次我没有跟你们强调必须夺冠,就是希望你们能享受比赛。因为我知道你们所有人都很努力,甚至太过努力了……”

“……以至于有些过犹不及。”他看了Kongphop一眼,锐利的视线扫过对方伤痕累累的手掌和膝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Ward他们每天都有偷偷加练。”

这次比赛他们所有人的压力都很大,不只是他和Ward,就连给他们当啦啦队的Ma-plang和Ork都紧张得不行。P’Arthit虽然没有对低年级展开不近人情的训话,却让每个人的精神更加紧绷起来,大家都铆足了一股劲,想要让学长学姐们看到后辈的努力,而这一次不断鞭策他们的动力不再是来源于施压和逼迫,而是发自自己内心的团结与渴望。

直到这时Kongphop才深刻的了解到P’Arthit当初所做的一切背后的用意,也清楚的看到了整个工学院强大的凝聚力。

P’Arthit就这样从容地望着他,眼神格外柔和。Kongphop看了P’Arthit一会儿,突然靠了过去。他用肩膀心痒难耐的蹭了蹭P’Arthit,然后就把脸埋在了对方的脖子里。P’Arthit被Kongphop的突然靠近弄得有些措手不及,但他也只是僵了一秒就放松了下来,并没有拒绝Kongphop的亲近。Kongphop头发湿淋淋的,却还是任性的搂紧了对方,像任性的小狗一样,把水珠全部蹭在了P’Arthit的衣服上。

“P’Arthit可以让我抱一会儿吗?”他闷闷地问。于是原本还有些不自在的P’Arthit没辙的叹了口气,接过了Kongphop身体的重量,同时将头和Kongphop抵在了一起。

Kongphop清楚的感觉到了P’Arthit肢体动作中不自觉流露出来的亲昵,忍不住偷偷勾起了嘴角。他先厚颜无耻的撒了一会儿娇,然后情不自禁地偷看了P’Arthit一眼。P’Arthit剪掉长发、剃掉胡子后,看上去年轻了许多,但他眼中的稳重和成熟是任何人都无法错认的。他有着如果仔细看很容易着迷的侧脸,还有着挺拔的鼻梁,英气的眉峰,无论是谁见到他,都不会觉得这样的人柔弱或者女气。但Kongphop却见过这个学长抹眼泪的样子,也看过他毫无防备睡着的模样,他知道这个人喜欢赖床,讨厌苦味,有时候还会格外孩子气,但即便如此,这个人也从来不会给人缺乏男子气概的感觉,而最重要的,让他时常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独一无二的人竟然真的是属于他的”这个事实。

Ward和他在私下加训的时候,曾经有些犹豫地问他和P’Arthit在一起是什么感觉。Kongphop想了想,很认真的用“上瘾”来回答了他。P’Arthit对于Kongphop来说,是奶糖,是黑巧,是谜题,更是答案,这是种很微妙的感觉,Kongphop很难准确的用词语形容它。Kongphop其实知道Ward真正想问什么,但他却没法开解对方,因为就连他自己都在寻求答案。

Kongphop仍然有种感觉,P’Arthit对他虽然充满了关心,但依然更像一个前辈,而不是恋人。他们已经交往了将近一年,但Kongphop仍旧会觉得他们之间有一种说不清的距离感,就像是两个人都在犹豫着什么,却又有所顾忌一样。

如果问Kongphop是否后悔喜欢上一个男生,Kongphop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不后悔,但是如果这个问题问的是P’Arthit,Kongphop就不那么确定最终的答案了。这也是他任何事都想做到完美的原因,如果说他们的感情本身就岌岌可危,那他绝对不希望再在上面压最后一根稻草。

想到这里,Kongphop突然有些走神,怔怔地坐在了原地。然而让他出乎意料的是,P’Arthit突然握住了他的手,与他十指紧紧相扣在了一起。

Kongphop惊讶地抬起头,却发现P’Arthit一脸理所当然的望着他,像是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奇怪的一样。

大概是因为此时此刻除了他们没有别人,P’Arthit并没有露出一贯的害羞。他望着Kongphop难得惊讶的表情,似乎是觉得很有趣,歪了歪头说:“不喜欢吗?”

他的视线落在了Kongphop的手上,颇有“如果你不喜欢我就放手了”的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Kongphop的心突然不受控制地开始加速了。他看了许久和P’Arthit握在一起的手,先是低头安静的笑了一会儿,然后问:“P’Arthit是在安慰我吗?”

即便是安慰人,也不会去说什么长篇大论,而是会这样安静的陪伴着对方,老实说这确实很像P’Arthit的风格。这个人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哪怕一句话也不说,也能给人一种安心和笃定的感觉,不过Kongphop此时的心跳却没有平缓下来,反而越跳越快,猛烈的在胸膛里敲击着。

P’Arthit看了他一眼,没有否认:“如果你说是就是吧。”

“那还不够。”Kongphop突然笑了一下。

“什么不够?”P’Arthit一愣,没有反应过来。

“如果P’Arthit要安慰我的话,这个可不够。”Kongphop指了指他们紧握的手,一本正经地说。

就在Kongphop以为P’Arthit会严词拒绝时,他的学长却咬着嘴唇笑了起来,轻轻说:“那你想要什么?”

那一瞬间Kongphop望着自己的学长,心跳猛地加速,眼睛也一下子就亮了起来。然而还不等他回答,Ork那家伙就一边高喊着“Kong!”一边兴冲冲地推门进来,而P’Arthit早在听见动静的瞬间就松开了Kongphop的手。P’Arthit虽然看上去有些被吓到,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他狡黠地看了懊恼的Kongphop一眼,和Ork打了个招呼就先离开了。

只有Ork还一脸状况外的样子。他维持着向P’Arthit双手合十的行礼姿势,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在原地呆了三秒,才后知后觉的小心问Kongphop。

“我……现在出去还来得及吗?”

 

+++++

 

比赛的当天晚上,高年级的学长在学校里举办了赛后派对,犒劳虽败犹荣的参赛队员们,同时也是为辛苦应援的学弟学妹们提供一个放松的机会。

虽然比赛没能夺冠,但这次学弟们的拼搏依然被大家看在了眼里,表现也得到了一致的称赞。Kongphop一路走过来,不少人都善意的拍着他的肩膀,向他表示了自己的支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Kongphop礼貌地向他们道了谢,很快就走到了M他们身边。

“听说这次派对是P’Arthit他们办的。”M兴致勃勃地说,“刚刚他和P’Plame还过来让我们玩得尽兴呢。”

“P’Arthit温柔起来真的好可爱啊!”Ma-plang明显有些喝High了,举着酒杯在空中挥舞。“我的理想男友就是他这样的!”

“最开始怕P’Arthit怕得要命的是谁啊?”Pairpalin打趣她,“而且人家的男朋友就在这里呢。”

Ma-plang摆摆手,大大咧咧的说:“哎呀,人都是他的了,就让我过过嘴瘾嘛。”然后她又叹了口气:“……为什么好男人都被男人抢走了啊!”

Kongphop笑了起来,明显心情极好。他很识时务的没有接话,喝了口酒,不自觉的开始在人群中寻找P’Arthit的身影。

Ork凑了上来:“谁说的,这里还有一堆好男人呢!”他指了指自己和M,然后像是明白Kongphop在找谁一样,对Kongphop说:“我刚看到有个很漂亮的学姐来找P’Arthit,他们一起往那边去了。”

他朝Kongphop挤了挤眼睛,一副“我懂”的表情。

Kongphop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但眼神却不自觉的飘走了,明显有些走神。

这时Not走了过来,拍了拍Kongphop的肩膀:“学弟。”

“帮我把这个给Arthit,打他电话一直没接。”Not将Arthit的书递给了他,意有所指的说。

Kongphop点点头,还没转身,Not就又加了一句:“今天比赛打得不错。”

Kongphop一怔。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Not学长望着他,微微笑了起来。“就是对方下手不太干净,Arthit看的时候一直在皱眉。我很久没见他这样了。”

“有时候太过在意反而会束手束脚,但Arthit在意一个人的时候我是能看出来的。”他拍拍Kongphop的后背,温和的说:“快去吧。”

 

+++++

 

然而Kongphop还没走出两步,就有几个人大喇喇的堵住了他的去路。

“败家之犬也有心思庆祝?你们SSU可真是脸皮够厚的。”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站在他面前,故意嘲讽道。

Kongphop一眼就认出他们是今天决赛的对手——BU的队员,其中为首的高个子就是今天故意垫脚下黑手的人。

Kongphop皱起了眉头,刚要开口,暴脾气的Ward就从他身后走了过来,硬邦邦的顶了回去:“谁赢谁输你们自己心里清楚。也不知道是哪个胆小鬼非要靠玩小把戏才能赢比赛,真是丢人至极。”

赛场上Kongphop和Ward为了不闹得太难看,一直压着火没主动起冲突,那个高个子显然是以为他们都是软柿子很好捏,于是才来主动嘲讽。此时他被Ward直接呛了回去,顿时觉得有些没面子,眯着眼睛往前迈了一步:“你他妈再说一遍?”

“说就说,你以为我怕你?”Ward果然毫不相让,直接和对方杠上了。

高个子毫不客气的揪起Ward的衣领,恐吓一般地举起拳头,但一旁不声不响的的Kongphop却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腕。

“我给你一个建议,现在马上离开SSU。”Kongphop脸上还是淡淡的,但声音已经沉了下来。他虽然大多数时候都非常温和有礼貌,很少露出这样不客气的表情,但此时此刻眼神背后的严厉和警告却不容忽视。“我们虽然不挑事,也从来不怕事。”

他说这句话时,不只是Ward,其他工学院的人也陆续走到了他身边,沉着脸,无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但很显然高个子并不害怕,也不打算就此收手。他看了Kongphop一眼,突然朝身边的队友说了什么,几个人一起带着恶意地笑了起来。接着,他凑了过来,小声在Kongphop耳边说了一句。

“你的学长屁股好玩吗?”

Kongphop当即眼神就暗了下去。他抓着对方手腕的手一紧,高个子登时“嘶”了一声,连忙把Kongphop的手甩开了。他刚想骂人,Kongphop就往前一迈,把他吓得倒退了两步。

虽然Kongphop一言未发,但他的表情却异乎寻常的冰冷,眼神中也带着被触及红线的警告——对方很显然也是感受到了这一点,才会不由自主的出现了想要闪躲的反应。

Kongphop和P’Arthit从未大肆宣扬过他们之间的关系,但也没有刻意的隐瞒其他人,因此,这件事被人捕风捉影,传到有心之人的耳朵里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奇怪的事。对方这样刻意凑过来对他说这样侮辱性十足的一句话,很明显知道如何激怒他,同时也是在故意针对P’Arthit。去年P’Arthit代表SSU出战,战胜BU拿到冠军,可以说是狠狠下了对方的面子,被他们视为奇耻大辱。对于他们而言,现在出言挑衅,既可以贬低SSU高年级学长的人格,又可以用语言激怒年轻气盛、缺乏经验的新生队员,无疑是一箭双雕的事。Kongphop也很清楚这是对手摆下来的圈套,但当他们故意把P’Arthit扯进来时,他还是义无反顾的踏了进去。

正当剑拔弩张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什么时候BU的人也敢在SSU撒野了?”P’Arthit懒洋洋地说,“Suchat,你的学弟看起来可不怎么懂礼数。”

“Phojana。”另一个穿着BU校服的男人从后面走了出来,对先前出言挑衅的高个子男生沉声喝道。这个男人比那个Phojana的男生个子还要高一些,表情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他看向P’Arthit,沉声开口:“抱歉,是我教导无方。”

这个人Kongphop早先见过。他叫Suchat,是BU经管系的大四学长,这次BU参赛的领队,同时也是他们学校上一任的篮球队队长。Kongphop在备战的时候看过去年的比赛视频,这个人手上的技术相当过硬,虽然最后SSU拿了冠军,但他毫无争议的被评为了当年的MVP球员。

P’Arthit似乎和他交情不浅,说话并不客气,但Suchat也丝毫没有在意的样子。

“你他妈算老几……!”Phojana明显已经有些火气上头,嘴上也开始不干不净起来。

“学长们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开口了?!”P’Arthit突然厉声喝道。在场的一年生们下意识的寒毛一竖——这一刻的P’Arthit顿时让他们回想起了当初迎新活动时的那个魔鬼教头,无论是他严厉的话语还是傲慢的眼神,都充满了让人不敢吱声的威压感。

“有什么问题就球场上解决,至少我们从来不会害怕堂堂正正的对战。”P’Arthit环顾四周,双手环胸,冷笑道。

“10分钟3V3,有胆就别怂。”P’Arthit朝Phojana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紧接着,他又对Suchat说:“你也来,免得说我欺负菜鸡。”他的语气中充满了不屑和笃定。

当他们在篮球场上开始热身时,一旁的Tuta不由的吹了声口哨,说:“Arthit是真的生气了。”

事实证明也确实如此。不过除了熟悉的人之外,恐怕没人能看出来这一点,因为P’Arthit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状态,旁人很难看出他的心理活动。比赛开始前,他也没有和Ward、Kongphop多说什么,只是简短的说了一句“按照你们的习惯打,我会送球给你们”,之后就脱掉了自己的深红色工程服,露出了里面的黑色T恤。

Kongphop从来没有和P’Arthit一起打过比赛。平日里P’Arthit功课比较忙,加上身为教头还有其他事需要操心,最多也就是陪他打着玩儿一会儿。但Kongphop接到从P’Arthit那边传来的球时,却觉得入手极为轻松流畅,就好像P’Arthit早就清楚他所在的位置,以及想要什么样的球一样。

他的目光投向P’Arthit的方向,看到了对方平静而又专注的侧脸,以及一往无前的锐利眼神。P’Arthit也朝他看了过来,眼中充满了信赖和笃定,就仿佛从来没想过“输”这个可能性一般。

Kongphop收回了目光,冷静的接连拿到两个三分,之后又和Ward打了个挡拆配合,顺势跳投成功。一时间场上打出了一个小高潮,围观的人纷纷欢呼出声,Phojana在旁边吐了口唾沫,忍不住骂了句娘。

虽然他们这边率先取得了分数上的优势,但Suchat他们也丝毫不让的做出了反击。Suchat肉眼可见的身体素质很好,加上难得的手上干净利落,接连几个抢断、突破、拉回三分线、投篮,就连Ward都有些防不住他。

几个回合后比赛进入白热化阶段,然而这时Phojana又开始耍起了小动作。他先是拉拽Ward的球衣,破坏了Ward几乎必进的跳投,接着又不声不响的在内线沉肩撞Kongphop的肋骨,得逞后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Ward把球一摔就想骂人,但Kongphop拉着他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等会把球给我”,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Kongphop虽说各个位置都能打,但他最拿手的仍然是精准的三分球。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难得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果断的瞧准位置,用眼神和手势要球,接着就一次又一次在三分线上,当着防他的Phojana的面快速跳投,根本没给对方犯规的机会。

Phojana越是出言挑衅,他越是一次又一次当着他的面突破、投篮,就好像当对方是隐形人一样。Kongphop原本的打球风格偏向精准、稳健,但今天他难得打得锋利而又锐气,带着几分平静的压迫感,每一次都大胆的和Phojana当面硬刚,像是在无声的回击一般。

Phojana这下明显表情狰狞起来。Kongphop看出了他的急躁,和Ward交换了一个眼神。

篮板之后球权回到了BU手里,Phojana接过球就想中线跳投,结果被Ward卡位卡得极其难受,转而想传给队友,结果被Kongphop干净利落的抄了下来,传给了外线的P’Arthit。P’Arthit的投篮非常漂亮,整个人的姿势既舒展又好看,当初他们在学校的篮球场上比三分球时,他就是用这样漂亮又轻松的投篮姿势让Kongphop算盘落空,不仅连做了几十个俯卧撑,还直到最后都没能亲到P’Arthit的脸颊。毫不意外的,篮球应声入网,但P’Arthit落地时却朝Kongphop看了过来,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突然,P’Arthit笑了起来,他偷偷对Kongphop眨了眨眼睛,无声地做了个“再比一次?”的口型。Kongphop当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望着P’Arthit狡黠而又湿润的眼睛,也跟着勾起了嘴角,眼睛不由自主的开始闪闪发光。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这场比赛几乎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得分比赛。虽然战况依然激烈,Suchat带队将比分咬得很紧,但Phojana的急躁让他们损失了不少机会,而Kongphop像是丝毫没感觉到比赛的压力一样,只是一次又一次专注的突破、上篮、跳投,将球射入篮筐里,然后期待的看着他的学长丝毫不让的予以回击,就像是他们在延续当初的三分球比试一样。

Kongphop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要命。他突然意识到,P’Arthit是在通过这种方式让他享受比赛——对方的犯规,比分板上的数字,一下子都不重要了,他的眼中只剩下了P’Arthit投射过来的挑衅眼神,以及让他血液都烫起来的神采飞扬的笑容。

比赛的最后一刻,双方的比分戏剧性的战平。Kongphop接到Ward的球时,Phojana几乎是饿狼扑食一样的冲了过来,用各种肉眼难见的肢体接触试图破坏Kongphop的持球。Kongphop却保持了一贯的冷静,看都没有看他,专注的跳了起来,做出了投球的动作。Phojana也跟着起跳,这一次他不管不顾的打中了Kongphop的手,试图破坏他的投球姿势。但Kongphop早就有所防备,他眯起眼睛,微微一笑,堪称完美的控制了出手力量,球避过了对方球员的手臂,在框上颠了两下,应声入网。

Ork和May、M从地上一跃而起,兴奋地叫着Kongphop的名字,场边围观的人也欢声雷动,为SSU的胜利欢呼出声。Ward一头的大汗,但脸上却是难得的兴奋,他过来和Kongphop撞了下肩,说了一句“干得漂亮!”,接着就被其他人围住了。

Kongphop的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P’Arthit身上。他刚向前迈了两步,就看到Suchat朝P’Arthit走了过去。

“你的三分球还是那么准。”Kongphop听到Suchat说。“和去年一模一样,丝毫未变。”

“我有一群很好的队友。”P’Arthit只是简单的说。他熟稔的朝Suchat笑笑,然后就转头朝Kongphop伸出了手。

Kongphop自然而然的将手中的毛巾和水递了过去,P’Arthit心安理得的拧开喝了一口。

“我听说……”Suchat先是瞥了Kongphop一眼,然后望向P’Arthit。他突然犹豫了一下,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是的。”P’Arthit突然没头没尾的说。他嘴角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认真的回答了Suchat的问题。“是真的,那不是谣言。”                

Suchat顿了一会儿,再次看向Kongphop。这一次他认认真真打量了他一会儿,Kongphop没说话,很坦然的回视了他。

“最后那一球很漂亮。”Suchat突然说,“你的篮球打得很不错,以后有机会约一局。”

之后BU的人就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学校。临走时Phojana还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像是想要对P’Arthit和Kongphop说什么。但Suchat立刻严厉的喝止了他,眉目间都是冷意,Phojana这才悻悻地闭上了嘴。

“可惜了,去年如果不是我们运气更好一点的话,冠军应该是他的。”P’Arthit望着Suchat的背影,摇摇头。“他球打得厉害,人也干脆,不知道为什么会教出这样的学弟。”

Kongphop在一旁就笑:“P’Arthit,你这样说我会吃醋的。”

他说得很坦诚,语气中带了三分可怜和故意。

P’Arthit朝他翻了个白眼,像是早就习惯Kongphop的不正经一样。

此时此刻,篮球场上的人三三两两散去,而他们站在场边不起眼的阴影里,所有的灯光都像是有默契一般,从他们脚边轻轻溜走了。

突然,P’Arthit放下手中的水,往Kongphop迈了一步。这是极其微小的一步,但他们之间的距离却一下子就消失无踪了。P’Arthit的呼吸落在Kongphop的唇角,先是停顿了一秒,抬眼看向Kongphop的眼睛,然后才勾起嘴角在Kongphop的下嘴唇轻轻碰了一下。

“我更喜欢我的男朋友打篮球的样子。”

Kongphop愣在了原地。P’Arthit虽然只是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仍然让他有种仿佛被电流击中的错觉。P’Arthit的吻中带着潮湿的水汽,有点冰凉,但又有几分隐约的甜味——比赛才刚刚结束,他们的肾上腺素还没有褪去,身上都带着尚未平息的汗意,彼此间只是这样一个呼吸的交错,都像是品尝到了灼烫的岩浆一般。

虽然他们的嘴唇只是一触即离,但Kongphop还是下意识的伸出了手,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有点冒傻气的笑容。

他实在是克制不住的回味刚刚那个吻,觉得自己的学长仿佛嘴唇都是甜的,整个人简直开心得要命。他翘起嘴角,刚想说话,却又一次被意外打断了。

这一次P’Arthit闭上了眼睛,却结结实实亲在了Kongphop的嘴唇上。他的唇边有一丝狡黠的微笑,似乎是为骗到了Kongphop而开心,而他的脸上还有几分不太明显的羞涩,似乎是不太习惯这样的亲昵,但他的嘴唇却依然坚定地贴在了Kongphop的唇上,没有丝毫要挪开的迹象。

Kongphop定定地望着他的学长。过了一会儿,他就伸手轻轻抬起了P’Arthit的下颚,毫不犹豫的加深了这个吻。Kongphop小心翼翼地将舌尖探了进去,像是在请求P’Arthit的许可一样。P’Arthit虽然有些青涩,但还是试探性的接纳了他,那一刻他们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像是两个第一次接吻的孩子一样,流露出了跃跃欲试的快乐神情。

在这个谁也没有注意到的阴影里,他们悄悄接着毫无技巧的吻,却快乐的像是拥有了全世界一样。只可惜五秒之后,P’Arthit就将Kongphop一把推开,手忙脚乱的到处找纸巾,以堵住Kongphop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流血不止的鼻子。

“……这是怎么回事!”P’Arthit吓了一大跳,头痛欲裂地说。

“大概是因为我太久没有碰过学长了?”Kongphop被迫仰起头,以防止血液滴落。但他却一点儿也不着急似的,还有心思开玩笑,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P’Arthit瞪着Kongphop,似乎是在想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

然而过了几秒,他轻咳了一声,突然有些脸红地笑了起来。他按着Kongphop的鼻子,小声说道:“回去吗?”

“嗯,回去。”Kongphop轻声回答,嘴角扬起。他用更靠近心脏的那只手牵起了P’Arthit的手,眼睛闪闪发光,像是掉落了一颗星星在里面一样。

没过多久,M拿着一本书,四处寻找Kongphop的身影。

“怎么了?”Ork好奇地问。

“Kongphop把P’Arthit的书放我这里了,我想还给他。”M一头雾水地说。

Ork叹了口气:“朋友,你知道你为什么单身吗?”

M懵懂的摇摇头。

“要是没我这个朋友你怎么办啊。”Ork恨铁不成钢地搭住了M的肩膀,带着他越走越远:“你啊,还是先自己好好享受这个夜晚吧……”

 

END


好久没出现,想不想我!看完有什么想法要告诉我噢!

下周五就要出去玩了,所以会消失一段时间,等我回来,不准忘了我!(づ ̄3 ̄)づ╭❤~

评论(65)
热度(479)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