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KA】Mr.Lovable (一发完)

这是之前大家要的黏人暖(≖ᴗ≖)✧

很黏人很黏人噢!


========================================

Kongphop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掏出钥匙开了门。

在海洋电子的实习结束后,Kongphop就重新搬回了学校,回到了原来的生活中。但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恋恋不舍、心情低落,反而一脸兴高采烈,好几个星期都是幸福得要满溢出来的样子。

被实习折磨得不成人形的Ork他们看他的时候仿佛看傻子一样,但其实Kongphop这么高兴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P’Arthit把公寓的钥匙给他了。

当初Kongphop去学长公司实习时,虽然选择了P’Arthit公寓旁边的那一间,但从来没有想过要直接住到P’Arthit那里。他很清楚,即便是恋人,也应该给对方足够的空间,哪怕是很想和自己的学长再靠近一点,哪怕是后来心意相通,他也仍然没有要求过住进去这样的事。但是在他回学校的前一天,P’Arthit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欲盖弥彰地轻咳了一声,然后就粗鲁地将自己公寓的备用钥匙塞进了Kongphop的手心里。

Kongphop一想到那个画面嘴角就开始上扬,怎么止都止不住。他将背包放在了椅子上,之后就轻车熟路地去阳台把晒在外面的衣服收了进来。

现在是晚上6点半。按照P’Arthit的习惯,为了避开下班高峰,应该会选择晚一点离开公司,等他回到公寓,差不多也要晚上8点以后了。不过Kongphop还是开开心心地提前来到了P’Arthit的公寓,打算提前做好准备,等待自己辛苦了一天的恋人。

然而等他去到阳台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雨,而且肉眼可见的越下越大。这场雨来得实在有些措手不及,按照P’Arthit一贯不爱打伞的习惯,很有可能会被这场雨给困在公司里。Kongphop眨了眨眼睛,掏出了手机,打算给P’Arthit送伞过去。

但还没等他按下拨号键,门口就响起了一阵轻微的动静。他一抬头,就看到P’Arthit站在了门外,不仅被淋得透湿,还少见的一脸急切。

“P’Arthit……”他有些惊讶,不仅是因为对方突然提前回来,更是因为P’Arthit脸上难得一见的匆忙,就好像是在为什么着急一样。

P’Arthit望着Kongphop,原本的急切逐渐消失,眼神柔和了下来。他把背包放在门边的地上,似乎也为自己的匆忙感到了一丝不好意思,刚想开口说什么,就出乎意料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于是Kongphop翻出了毛巾,一边说“P’Arthit先去洗个澡”,一边露出了温柔却严肃认真的表情。P’Arthit虽然嘀咕着“明明我才是学长”,却还是乖乖进了浴室,没有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Kongphop拿着一套换洗衣物敲响了浴室门。“P’Arthit,我把衣服给你拿来了。”

他话音刚落,浴室门就开了一条缝。P’Arthit探出一丁点儿头来,道了一声谢,从他手中把衣服拿了过去。Kongphop望着头发湿漉漉的,额头和眼角都残留着些许温热水珠的学长,嘴角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他想起了当初还在实习时,曾经在P’Arthit这里留宿的那一晚,那时他也是这样笑眯眯的靠在门边将毛巾递给自己的恋人,却一时间忍不住坏心眼的作势要推门进去,把自己的恋人吓了好大一跳。但这一次,当Kongphop准备转身离开时,P’Arthit却突然拉住了他的衣角。

“……你要一起来洗吗?”

P’Arthit看上去害羞极了,他紧紧揪着Kongphop的衣角,无意识地扭了半圈,却一直牢牢攥着,没有放开。

Kongphop的心中慢慢浮现出了一股单纯而热烈的快乐,他贪婪地注视着P’Arthit慢慢红起来的脸颊和脖颈,没有再让害羞的恋人重复第二次。

 

+++++

 

Kongphop并不是迟钝的人,他知道今天的P’Arthit有些不对劲,但他还没来得及细想和分析原因,对方的嘴唇就印了上来。P’Arthit的吻和他本人一样,既霸道又凶狠,甚至还因为用力过猛在Kongphop的嘴唇上磕了一下。

P’Arthit今天异乎寻常的主动。他先是自告奋勇的帮Kongphop解衬衫的纽扣,然后又主动给Kongphop递沐浴露,显露出了和往日里不同的、有些不太自然的热情。

但Kongphop却敏感的察觉到P’Arthit的心情似乎并不太好,而且是不知不觉中低落下来的,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是工作上遇到什么事了吗?Kongphop在海洋电子实习过一段时间,深知作为新人的P’Arthit面临的工作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轻松,只是P’Arthit从来不在他面前抱怨,就像一头骄傲的雄狮,宁愿将所有问题自己消化,也不愿让别人为他担心。其实Kongphop非常渴望能够成为P’Arthit可以依赖的人,他期望有一天骄傲的P’Arthit也能对他示弱,哪怕这一天还要等很久,他也会充满耐心的等待下去。

但今天的P’Arthit不止是低落,还格外急躁。他一边主动亲吻Kongphop,一边将他推到墙上,捧住Kongphop的脸颊和脖颈,将舌头伸了进去。这是一个毫无技巧的吻,与其说是在接吻,不如说更像是在孩子气的发泄。Kongphop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揽着P’Arthit的腰,胸膛因为低低的笑声不停的起伏。P’Arthit登时有些不高兴的问:“你笑什么?!”

Kongphop眉眼间都是笑意:“P’Arthit好像猫啊。”

他家的这只“猫”脾气大,有时候会很任性,很凶悍,但又格外黏人,还有点儿怕寂寞。P’Arthit自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但无论是今天的提早回来,还是异常的烦躁和主动,其实都在传递一个讯号,一个让Kongphop很容易就猜了出来,甚至喜上眉梢的讯号。

“P’Arthit是不是舍不得我走?”

明天Kongphop就要和家人一起前往日本,开始为期两周的家庭旅行。因为是母亲和姐姐心血来潮临时订的行程,Kongphop临到前两天才知道的这个消息,自己也觉得有些猝不及防。当他给P’Arthit打电话说这件事时,P’Arthit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很平淡的说了一句“知道了”,像是并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一样。但看P’Arthit如今的反应,恐怕对方并不是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而是在强装镇定罢了。

P’Arthit面对Kongphop的问句,先是嘴硬的“哈”了一声,接着就紧紧闭上了嘴,没有说话。但他的手却环抱住了Kongphop的腰,脸也自暴自弃的埋在了Kongphop的肩膀里,像一只紧紧闭合的蚌壳,不让Kongphop看到自己的表情。

一直以来,P’Arthit在Kongphop面前都是冷静、理性、毫不动摇的,尤其是在感情上更是内敛、沉得住气,相比之下Kongphop则会显得更加热烈、患得患失、缺少安全感。他并非觉得他们两人的感情深度不对等,只是天然的年龄差距摆在那里,即使已经成为恋人,P’Arthit更多的仍旧是引领者的身份,而Kongphop则更像是一个年轻、热烈的追随者。P’Arthit不仅仅是他的恋人,同样也是他的信仰、他的老师、他的前辈,他从不吝啬表达自己纯真而又热烈的爱,但有时候他也会觉得这份爱是被“照顾”的,是被“纵容”的。

虽然Kongphop常常捉弄P’Arthit,惹得一向沉着严厉的恋人方寸大乱,但在这份感情中,他才是更像小孩子的那个。他喜欢向P’Arthit撒娇,喜欢讨要奖励,喜欢孩子气的试探对方的底线,喜欢得寸进尺的索要对方更多的爱,而且每次都做得理所当然,毕竟他确实是年纪更小的一个。作为家里的幺儿,他自小就得到了父母和长姐所有的宠爱,虽然从未受到骄纵,但他天生就知道怎么恰到好处的撒娇,去得到喜欢的人的溺爱,而这项在他成年后就自动隐藏起来的技能,在遇到P’Arthit之后就自发自动的重新冒出头来,让他像个毛头小子一样,为了能得到P’Arthit更多的目光,将撒娇和黏人的本领发挥到了极致。

这是每个人面对喜欢的人时都会有的本能反应,即使是Kongphop,有时候也会幼稚的希望P’Arthit能更喜欢他一点,希望对方不要将目光投聚到其他人身上。但Kongphop从未想过P’Arthit也会露出这样不安的神情。

他极有耐心的把P’Arthit埋在他肩膀上的脸抬了起来,用掌腹捧住了对方的脸颊。P’Arthit的眉头仍然紧锁着,但眼角却有些发红,不知道是被热气蒸的还是其他原因。他似乎并不开心被Kongphop抬起脸,怎么也不肯和Kongphop对视,脸也是板着的,看上去像是在生闷气一样。然而浴室里源源不断的热水和蒸汽把P’Arthit本来就偏白的皮肤蒸得通红,眼角眉梢也全都挂了水珠,看上去反而有种格外可怜兮兮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的P’Arthit心情不太好,他很难得露出这样带了几分脆弱的表情。Kongphop心中刚刚升起一种隐秘的喜悦,还没来得及说话,P’Arthit就短暂的瞥了一眼Kongphop,抓住了Kongphop的手,闭上眼睛,把脸埋在了Kongphop温热的手心里。

“我就是……有点不习惯,不行吗。”过了许久,P’Arthit才闷闷的说。

他说这句话时,脸上是非常难得的撒娇和脆弱,还带了几分恼羞成怒的坦诚。除了Kongphop之外,恐怕没人知道P’Arthit其实也是一个有些缺乏安全感的人。每一次Kongphop留宿时,P’Arthit都会在睡着的时候无意识的抱住他的腰,当Kongphop出门买早餐时,他也会突然醒来,直到看到拎着豆浆的Kongphop,才会悄悄收起有些茫然和慌张的表情。

这就是Kongphop逐渐发掘出来的P’Arthit不为人知的一面,也是他最为迷恋,几乎到了不可自拔地步的部分。他时常会荒唐的希望这样的时刻能够再多一点,因为每到这个时候,他才会真切的感觉到,原来P’Arthit也和他一样是会害怕失去的。

“P’Arthit不是说要帮我洗的吗?”过了一会儿,Kongphop故意开口。他一边为自己的恋人服务,一边忍不住摸来摸去,还偏要嘴上不饶人的逗弄紧闭着双眼、故作凶狠的P’Arthit。

他的P’Arthit似乎是觉得自己今天的表现非常不“学长”,但又实在不好意思面对Kongphop,于是干脆把脸一埋,毫不客气的“挂”在了Kongphop身上,摆出了要Kongphop服务的架势。Kongphop倒是对这样小孩子气的学长喜欢得要命,他兴高采烈的给P’Arthit擦洗后背,但实际上却不老实的流连在腰窝和臀部上,时不时的将手指狡猾地伸入敏感的洞口里。

他能感觉到P’Arthit在不由自主的轻颤,洞口的软肉也在抵触的将他的手指往外推,但P’Arthit并没有阻止他的举动,反而难耐的在Kongphop的身上蹭来蹭去,像是在对他的磨蹭感到不满一样。

Kongphop犹豫了一下——他当然是很想做的,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放在P’Arthit这里的润滑剂两天前已经用完了,今天他来得匆忙也没有准备,所以此时此刻正好面临了非常尴尬的局面。他很清楚现在这个状况并不适合做到最后一步,他也不想伤到P’Arthit,于是只是恋恋不舍的继续进入了一个指节,按压着里面的嫩肉,让手指在里面贪婪停留了一会儿,之后就抽了出来。他刚想道歉和解释,之前还有些不耐的P’Arthit突然就在他的怀里打了个喷嚏,浑身打了个颤,显然是这个澡洗得有些太久了。Kongphop轻声在P’Arthit耳边哄了一句“会感冒的”,然后就拿过浴巾,认认真真把P’Arthit裹了起来。

因为两人还没有吃饭,他们飞快的冲完澡后,简单的做了些晚饭吃。P’Arthit的头发还是湿漉漉乱糟糟的,但看上去比先前冷静了许多。他没有再提Kongphop第二天要走的事,转而讲了一些工作上的趣事,看上去已经恢复了平日里的镇定。

然而他们刚收拾完碗筷,Kongphop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他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机,接了起来。

P’Arthit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但Kongphop还是察觉到他的手似乎僵了一下。

Kongphop对着电话那头“嗯”了几声,没多久就挂了电话。他一放下手机, P’Arthit就一脸不自在的说:“有事你就先走好了,明天你不是还要赶飞机吗?”

他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是想表现出自己的不在乎,以挽回先前损失的形象。但是Kongphop并没有那么轻易被他骗到。

“如果你想要我留下来的话,可以直说的。”Kongphop歪了歪头,勾起嘴角,露出了极其孩子气的狡黠。紧接着,他格外故意的加了一句,“……暖暖学长。”

P’Arthit瞪大了眼睛,还没来得及开口,Kongphop就抢先说:“我都要连续两个星期看不到学长了,今晚就让我这样叫你,好不好?好不好?”

他极其狡猾的抓住了P’Arthit的弱点,用上了有点可怜兮兮的撒娇语气,瞬间就让P’Arthit哑口无言,想要阻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其实Kongphop想这样叫P’Arthit已经很久了,早在大一时他就因为得知了P’Arthit这个过分可爱的小名而窃喜不已,并且因为这是少数人才有的特权而格外珍视。虽然P’Arthit因为害羞总是不让他这样叫他,但Kongphop依然把这个名字刻在了送给对方的宝珠笔上,想要让它代替自己随时陪伴和守护在对方身边。

当他听到P’Earth叫出那个名字时,他的第一反应是错愕,随后才尝到逐渐蔓延到嘴里的酸涩和苦味。即使这只是一个名字,他也依然有种珍藏的宝物被他人发现的不快和嫉妒,尤其是P’Arthit 非常尊敬和信任P’Earth,而Kongphop无论是经验还是阅历都远远不及这位优秀的女性前辈,这让Kongphop在反复对比自己和P’Earth时,常常会有种挫败和沮丧感。

他深知时间和阅历上的不足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追赶上,但至少在P’Arthit的这个小名上,他渴望能得到一分特权,他想要独占这个宝物。

P’Arthit在他的撒娇攻势下,原本板起来的脸有了节节败退的趋势。终于,他小声问了一句:“你今晚留下来吗?”

他的语气极轻,但Kongphop绝对不会错过这一句话,也不会错过P’Arthit眼里的害羞和渴望。

Kongphop快乐得几乎要飞起来。他实在克制不住自己孩子气的笑容,点头如捣蒜一般,就差没有抱着自己难得诚实的恋人转圈圈了。

他的P’Arthit好可爱!太可爱了!!!这一刻他简直就想向全世界宣布自己的恋人是全世界最可爱的人,但下一秒他的独占欲和理智就重新回到了他的脑袋里,阻止了这荒唐到极致的幼稚做法。

P’Arthit似乎对他的回应也感到了高兴,一瞬间表情都鲜活了起来。他想了想,轻声说了一句“只准今天晚上这样叫”,然后就憋着一口气,避开了Kongphop的眼睛。

于是Kongphop快乐的抓住了这个大好的机会,整晚上都凑在P’Arthit耳边叫个没完。他发现自己每叫一次,P’Arthit都会忍不住轻轻颤抖一下,耳朵变红几分,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屡试不爽。

即便如此,P’Arthit还是强撑着抱着书,目光汇聚在书页上,似乎是想要稳住心神,不愿轻易服输。但是Kongphop把他抱在怀里,忍不住就开始冒起了坏心眼。坐在他怀里的P’Arthit一声不吭,任他像只无尾熊一样的从背后搂着他,简直又乖巧又顺从,Kongphop望着他光洁的后脖颈,在心底盘算了一下惹恼对方的可能性,最终还是悄悄啄了一下。

P’Arthit条件反射的一缩,仿佛一只受惊的仓鼠,但他动作并不大,也并没有从书本上抬起头来,似乎是这里并不如耳朵敏感。于是Kongphop等待了一会儿,又在上面亲了几下,还连舔带咬,格外起劲。洗过澡的P’Arthit又香又甜,Kongphop抱着他实在没法保持坐怀不乱,他格外刻意的用鼻子在上面磨蹭,像一只小狗一样表达出了想要亲近的信号。

一向不太习惯Kongphop黏他的P’Arthit这一次却意外的没有拒绝。他安安静静的任由Kongphop腻了他一会儿,突然转头看着Kongphop,轻声说:“把你的手机给我。”

Kongphop好奇地眨眨眼睛,但还是乖顺的把自己手机递了过去。

P’Arthit低着头摆弄了一会儿,突然把手机举起来,用摄像头对准了他们。他没有给Kongphop反应的时间,直接就按下了快门键,然后就什么也没说的递还给了Kongphop。

Kongphop怔怔的愣在那里,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是P’Arthit第二次主动给他们俩拍合照——上一次他拍的那张牵手的照片一直到现在都是Kongphop的手机壁纸。然而,虽然Kongphop从未对P’Arthit要求过,但Kongphop确实一直都想要一张和P’Arthit的合影,那种更像情侣之间的合影。

Kongphop几乎是有些敬畏的捧着自己的手机,一动不动地盯着那张照片。照片其实拍得有点糊,能看出来P’Arthit在突然把镜头对准自己的时候,是带了几分不好意思的慌张的。照片中Kongphop刚刚望向镜头,脸上还残留着几分惊讶,P’Arthit则是靠在Kongphop的胸前,脸贴着Kongphop的脖颈,虽然看上去有些不自在,但眉眼极为柔和,显露出了一丝亲密的依赖。

这是一张意料之外的照片。在快门按下来的那一刻,他们都没有做好准备,甚至带了三分匆忙和青涩,但Kongphop定定地望着手机,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冒着傻气的笑容。他凝视着画面中微笑的P’Arthit,拇指在上面无意识的轻轻擦过,即使只是这么简单的动作,他都觉得自己的指尖烫了起来。

“记得想我。”P’Arthit轻声说,没有看他。

Kongphop凝望着P’Arthit红得要命的耳朵根,突然低下头,把脸埋进了P’Arthit的后脖颈里。他就这样黏着P’Arthit,过了好一会儿才苦恼又夸张地叹了好大一口气。

“怎么了啊?”P’Arthit似乎也笑了起来。

“刚才那张太突然了,我想重新拍一张可以吗?”Kongphop悄悄在他耳边说。

他的学长先还露出了犹豫的表情,Kongphop见状立刻可怜兮兮说了一句“我马上就要去日本了”,P’Arthit登时就软化下来,毫无防备的点了头。然而Kongphop问的时候表情纯良,但一举起手机,就突然就勾起了嘴角,飞快地亲在了P’Arthit的眼角上。

这是一个换作平常P’Arthit绝对不会让他拍的动作。他的P’Arthit虽然并不抗拒独处时的亲密举动,却不喜欢在公共场合秀恩爱,还很不习惯把这么私密的事留下痕迹。于是接下来的两分钟里,保守又害羞的P’Arthit一边拼命和Kongphop抢夺手机,一边警告他要是敢把这张照片拿来做壁纸就死定了。Kongphop虽然极其诚恳的说“我才不会把P’Arthit给别人看呢”,但还是被P’Arthit恼火的警告了一通,显然诚信指数在P’Arthit那里已经成了负数。

Kongphop当然是不会将这张照片给别人看的,他只是觉得逗P’Arthit实在是太有趣了——他的暖暖学长其实很多时候情绪都写在了脸上,但他从来都不肯承认,只有在被Kongphop逼急了才会忘记掩饰。因此Kongphop总是会瞅准这一点去逗他,但又极其小心的把握着尺度,免得出现差错惹恼自己的恋人。只是很显然这一次他失算了——当他注意到P’Arthit盯着好不容易抢到的手机,露出一青一白的脸色时,那张照片早已在他们两个幼稚的争抢中被不小心发了出去。

尽管Kongphop及时点了撤回,并且乖乖地表示意外接收到这张合影的直属学姐P’Ple早就知道他们的事,不会感到惊讶或者反感,但他还是久违的体验到了前任教头气急败坏的处罚,并且在接下来整个晚上都没能再亲到自己恼羞成怒的恋人。


+++++

 

第二天早上,Arthit难得比Kongphop还要早的醒了过来。

他先是盯着Kongphop的睡颜看了一会儿,然后就轻轻推了推身边的人:“Kongphop?你不是要赶飞机吗?”

但Kongphop像是难得犯了贪睡的毛病一样,并没有醒过来。

Arthit皱起了眉,有些担心的试了试Kongphop的额头温度,之后又不放心,俯下身把自己的额头贴了上去。

但是他刚一低下身,就感觉一只手勾住了他的脖颈,同时熟悉的嘴唇就印了上来。

“Kongphop!”Arthit立马就知道自己又一次落入圈套了。他只能咬牙切齿的推了Kongphop一下,然后从Kongphop的手臂中挣脱出来:“你是不是还想被罚!”

Kongphop假装吃痛的“嘶”了一声,却并不着急,反而笑眯眯地抱住了Arthit:“……P’Arthit昨天不是还很舍不得我吗?”

当然,一看到P’Arthit皱起眉头,露出“这并不好玩”的表情时,他就立刻解释:“昨天晚上来电话的是我母亲,她说临时出了点事,出发时间延后了一天……”

P’Arthit顿时瞪大了眼睛。

Kongphop则是赶在P’Arthit开口前,飞快地摆出了求情和撒娇的架势。他勾起了嘴角,用难以抗拒的眼神望着自己的恋人,轻轻说。

“……所以P’Arthit今天不会赶我走的,对吗?”

 

+++++

 

此时还是半夜,外面仍旧是黑漆漆的。Arthit从床上坐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那个天亮就得去赶飞机的人环在他腰上的手。他拿起自己的手机,兴致勃勃的对准了熟睡的Kongphop,然而遗憾的是,Kongphop睡着的时候也和平日里一样,一丝不苟、认真乖巧,完全没有流口水或者打呼这样的状况。Arthit暗道可惜,但还是高高兴兴的把镜头对准了Kongphop,连按了好几下快门键。

清脆的快门声响起时,Arthit被吓了好大一跳,手机差一点没飞出去。但是他很快就绷住了脸,强装住了镇定。他仔细打量了一下Kongphop,确定他没醒后,悄悄舒了一口气,嘴角重新扬了起来,眼睛亮闪闪的。

拍完以后,他就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放在了一旁,重新躺回到难得安静的家伙的臂弯里。

不过没过两分钟,Arthit又悄悄把手机拿了起来,飞快地设置了新的手机壁纸。

如果Bright他们看到的话,肯定会大肆取笑他一番的,Arthit想。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点儿也不在意了。

 

 

END


评论(45)
热度(437)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