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一年生/KA】芒果夏绿地 (幼年梗,一发完)

想写小日日憋着气儿大哭然后炮炮来哄的场景

哈哈好好玩!✧*。٩(ˊᗜˋ*)و✧*。



10岁的小Arthit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花坛边儿的那个男孩儿。

男孩儿长得很好看,五官端正,背挺得笔直,穿得也整齐干净,只是坐在那里,就让人轻易的联想到一颗水嫩的小青葱。他应该比Arthit小个几岁,但看上去个子和他相差无几,甚至可能还要比他高上那么一丁点儿。

小Arthit观察他有好一会儿了——男孩儿一个人在花坛边儿上起码坐了二十分钟,游乐场里人来人往,却一直没有人过来找他。

是走散了吗?小Arthit想到这个可能性,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七月的曼谷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闷热、潮湿的味道。虽然男孩坐的地方有树荫遮挡,但长时间脱水仍然是一件不太妙的事。小Arthit想都没有想,走到男孩身前,将手中的迷彩水壶递了过去。

男孩仰起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有些惊讶,但还是礼貌的双手合十,接了过去。

小Arthit歪着头,友善的露出了微笑。

 “我叫Arthit,大家都叫我I-Aoon。你呢?”

 

+++++

 

男孩有一双非常好看、仿佛会说话的眼睛。当Arthit坐在一旁,无聊得双脚来回晃荡时,男孩就在一旁静静的注视着他,墨黑的瞳仁深得吓人。

在Arthit锲而不舍的盘问下,他总算弄清楚了原委:这个名叫Kong的男孩原本是父亲带着来的游乐场,却没想到父亲临时接到电话必须马上赶回公司,只能让男孩等在原地,由姐姐过来接他。

真是心大的父母啊,小Arthit在心中暗自吐槽。从Kong的行为举止就能看出来,他一定是在家庭条件相对优渥的环境长大的。无论是时刻表现出来的礼貌,还是处事不惊的态度,都让他像个乖巧的、超出年龄的小大人,也难怪他的父亲不担心他会到处乱跑走丢了。

不过,难道他一点都不会害怕吗?

小Arthit不经意的用眼角余光瞥了身边的人一眼。作为Rojnapat家唯一的孩子,Arthit和许多同龄小孩一样,非常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他很想要个软香好捏、能让他来保护的小妹妹,为了这个还缠了母亲很久,最终却依然只能沮丧的无功而返。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拥有着超出年龄的稳重的男孩,小Arthit潜伏已久的保护欲被激发了出来。当然,一向嘴硬的他是绝不会承认这一点的。小Arthit宣布会留下来陪Kong一起等时,心安理得的告诉自己这只是在普通的助人为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每一个男孩子心中都会有颗英雄梦,小Arthit也不例外,然而还没等他故作老成的安慰对方,天上落下的豆大雨滴就啪啪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七月的曼谷果然随时有可能变脸——明明前一秒还是艳阳高照,下一秒老天爷就果断的开始教你做人。小Arthit猛地从花坛上蹦下来,把一旁的Kong带着也跟着愣了一秒。

“先躲雨!”不等Kong回答,小Arthit就牵起他的手冲了出去。

Kong的手凉的惊人——当小Arthit握上去时,这是最先体会到的感受。小Arthit从小到大都是个手心热乎的孩子,也因此得到了“暖暖”这个有些过于可爱的昵称,然而当他感受到Kong手心的凉意时,只觉得心一瞬间像是灌了铅一样,不由自主的顿住了脚步。

就算这个男孩有着超出年龄的懂事与成熟,他也依然是个年幼的孩子。被亲人扔在陌生的环境里,四处张望却满目都是陌生人,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越下越大,游乐场里的人都在惊叫着寻找躲雨的地方,只有Arthit一言不发的停了下来。他看了Kong一眼,一把摘下自己的帽子,戴在了Kong的头上。当他看到Kong吃惊的想要将帽子还给他时,没有多做解释,只是凶巴巴的说了一句“别动!”,然后就紧紧抓着Kong的手继续跑了起来。

等到他们终于找到能够避雨的屋檐时,Arthit紧握着的手迟来的有了一丝温度。

 

+++++

 

这场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但让小Arthit颇伤脑筋的是,他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Arthit硬着头皮瞥了身边的人一眼。他不想告诉对方自己其实也是第一次来这里——虽然他家只有他一个孩子,但父母平常工作总是很忙,6岁之前的大部分时间他都是由祖父祖母来照顾,而要年迈的他们带他来游乐场确实有点太强人所难了。年幼的Arthit懂事很早,自从看到祖父祖母被反复无常的天气折磨得关节酸痛,他就很自觉的不再要求会给他们带来负担的东西。

一旁的Kong似乎看出了他的局促,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意。他注视着有些不安、却又强撑着不愿表现在脸上的小Arthit,抬起手,轻轻的帮他理了理被雨打湿的刘海。

他们都有些狼狈——突如其来的雨将他们淋得几乎半湿,尤其是Arthit,失去了帽子的遮蔽,柔软的黑色刘海全都湿乎乎的贴在了额头上,映衬着圆圆的、水润的大眼睛,格外惹人怜爱。

Kong将Arthit的刘海捋到了一侧,然后帮他理好,动作分外轻柔。这种如同羽毛一样的温柔碰触让Arthit的心瞬间漏了一拍,他有些措手不及,想要拍掉对方的手维持自己硬汉的形象,却又觉得这样有点太大惊小怪了。他心中还在犹豫不决,Kong已经放下了手,微笑着开口。

“没关系。我刚刚和姐姐发了短信,说和你在一起。等姐姐到了她会给我打电话的。”

小Arthit既想吐槽你是会读心吗,又想问你什么时候发的短信我怎么没看到,但还没等他问出口,Kong就紧接着露出了无辜又纯真的表情。

“姐姐说会晚点到。我还没有来游乐场玩过呢,P’I-Aoon可以带我去逛一逛吗?”

 

+++++

 

事实证明,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永远是骨感的。

两个没满12岁,并且没有监护人在身旁的孩子在游乐场中几乎没有什么项目是可以玩的,他们只能傻乎乎望着开心的人们坐在过山车上从头顶呼啸而过,一旁的旋转木马播放着欢乐的儿歌,五彩灯光投射在他们脸上,映照出了斑驳的图案。

此时已经临近傍晚时分,雨后的空气清新湿润,晚霞在天边燃烧出了一整片橘色的云彩。从他们身边经过的孩子都有父母在一旁陪伴,拿着冰淇淋或者棉花糖兴奋的大声说着游玩的趣事,不知道为什么,Arthi t的心情就突然低落了下来,他捏紧身上的小斜跨包,怔怔的望着他们。

然而下一秒,一个冰凉的物体就贴在了他的脸颊上,把他凉得一颤。他睁大眼睛回头,发现Kong正在他身旁笑眯眯的看他,手中拿着两只尚未开封、凝出了一层冷霜的雪糕。

Kong把其中写着草莓口味的雪糕递了过来。“P’I-oon应该会喜欢这只。”

小Arthit有点想要拒绝,想大声宣布自己作为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小男子汉,是不会吃这么女孩子口味的雪糕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自尊心在这一刻突然突然土崩瓦解,取而代之的是从心底深处冒出来的隐秘而又开心的泡泡。“自作聪明。”他撇撇嘴,却一把将草莓雪糕夺了过来。

Kong没有反驳,只是在旁边看着小Arthit笑。他笑起来时,眼睛都跟着像是发光了一样,里面满满的都是Arthit的影子。小Arthit不知道为什么耳朵慢慢红了起来,他嘴里大口咬着雪糕不放,眼睛左顾右盼,就是不看身边的人。

也许是因为走神,等他听到Kong焦急的呼喊时,已经有些迟了——一群踩着滑板的男生大呼小叫的从小Arthit身边经过,其中某个体格起码比Arthit大了两圈的男孩因为忙着和身后的同伴说话,压根没看路,直接将小Arthit撞得一个趔趄,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那群男生看到撞到人也是一愣,然后就交换了一下眼神,互相推搡着飞快的跑掉了。

小Arthit想要自己从地上爬起来,手和腿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儿。然而下一秒他就被一双同样稚嫩的手抱了起来。Kong帮他拍去了身上的灰尘,仔细的查看了一下他裸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是否有伤痕,在确定Arthit没什么大碍,只是摔得有些青紫后,他才松开了拧紧的眉毛,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

小Arthit对疼痛并不陌生——作为一个经常独自留守的孩子,他也曾经有过被高年级的孩子欺负的经历,虽然大多数时候他都会举起拳头生涩的反击,但一人难敌乱拳的情况还是常常发生。他早已经习惯自己照顾自己,也很清楚眼泪只有在在乎你的人面前才有用处,但当他看着手中被摔成半截、沾满了灰尘的雪糕时,情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眼泪无声的滑出眼眶,怎么忍都忍不住。

Kong看着哭得一点声响都没有的Arthit,似乎一时间也有些手忙脚乱。他捧住Arthit的脸颊,试图抹掉从紧闭的眼中不断落下来的泪珠,然而Arthit举着那根草莓雪糕,哭得越来越凶,还偏要强忍着咬住嘴唇,不愿意发出声响。

Arthit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哭得这么厉害,他并不觉得痛,也不觉得委屈,但就是没办法接受Kong送给他的东西这样就被他人摧毁了。他闭着眼,不断的抽噎,试图将泪意忍回去,却最终无功而返。然而就在这时,一双柔软而冰冷的嘴唇印在了他的眼角,将他温热的眼泪一点点的吻掉了。

他睁开眼,看到了男孩秀气的下巴,高耸的鼻梁,以及如星星一样的眼睛。

男孩在他耳边轻轻开口。

“别哭,P’I-oon,别哭。”

 

+++++

 

 “都说了我没有哭!我就是……心疼自己没吃到雪糕罢了!”

“是,P’I-oon。”

“你……不准给我说出去!不然你就完蛋了!”小Arthit非常刻意的挥了挥自己的拳头。

“知道了,P’I-oon。”Kong牵着他的手,非常乖巧的说。

小Arthit瞬间哑火,他没辙的看了对方一眼,视线落到了他们牵着的手上。

老实说,他觉得两个男孩没事老牵着手有点怪怪的,但Kong用格外无辜的眼神看着他,怎么也不肯撒手,他又不能直接甩手走掉,于是就只好随他去了。

游乐园里的灯光逐渐亮起,给身周的事物都打上了暖黄的色调。他们牵着彼此的手,一前一后,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摩天轮的脚下。小Arthit有些羡慕的望了正排队上摩天轮的人一眼,他一直都很想试试从高处俯瞰的感觉,只是一直没能找到尝试的机会。

Kong望了他一眼,突然拉着他往排队的人群走去。小Arthit还没来得及出声,Kong就轻轻拉住前方一位女士的衣角,用最无害的眼神望向检票的工作人员。

等小Arthit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跟着人群走进了摩天轮的座舱里。Kong悄悄在嘴边竖起手指,朝他勾起了嘴角,而小Arthit也忍不住的跟着笑了起来。  

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一起趴在座位的椅背上往玻璃外看——夜幕之下的万千灯火如同地上的星辰,汇聚成了一条条由光造就的小银河,地面上原本身形高大的人逐渐变成了看不清的黑点,而他们仿佛飞在了空中一样,距离天幕的顶端只有一伸手的距离。

Arthit被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他突然克制不住的转头看向身边的人,发现对方同样在凝视着他。他们两人的眼中都像是盛满了天上掉落的星星,温柔的亮着属于自己的光芒,而其中也清晰地倒映着彼此的身影。Kong突然靠近了Arthit,将额头抵在Arthit的额头上——那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他们注视着彼此的眼睛,像是若有所觉,又像是懵懂未知,然而还没未来及细想,座舱里其他人的笑闹声就将这一瞬间打破了。

两个孩子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一起笑了起来。他们重新望向窗外,然而这一次他们的头紧紧的依偎在了一起。

 

+++++

 

当Kong的姐姐拿着手机朝他们跑过来时,小Arthit心中突然萌生出了一丝隐约的不舍,但这种感觉被很快压了下去,只剩下满满的为Kong高兴的心情。

他捏紧胸前的斜挎包袋,拎着他的小迷彩水壶,望着被姐姐抱在怀里不住道歉的Kong——这时的小男孩才终于有了符合年龄的稚嫩和天真,他乖巧的抱了抱自己的姐姐,表示自己没有什么事,但很快就朝Arthit看了一眼,转头对着姐姐说了些什么。

他应该会来和我道别的吧?小Arthit突然有些不确定的心想。如果他就这么走了……如果他连一句再见都不说,一点都不珍惜他们这一日的革命友情的话,那他会非常生气,并且下次再见面时也不会理他!

但是他们还会有下次见面吗?Arthit被这个措手不及的念头击中,心中的慌乱感突然满溢了出来。然而这时Kong朝他走了回来,站在他面前,轻轻牵起了Arthit的手。

“P’I-oon,我送你回家。”

 

+++++

 

小Arthit坐在汽车后排的座位上,身上系着安全带(Kong仔仔细细给他系的),身边是一直没有放开他的手的Kong。

在Kong开口要送他的那一瞬间,望着对方的眼睛,他就知道Kong猜出来了。Kong已经知道他是自己趁着父母加班偷偷跑出来的,也知道他在和父母闹着孩子气的别扭,更知道他其实比表现出来的要想家许多。

他想说自己其实有做好万全的准备——他身上带了手机、钥匙、小金库,如果出什么问题会立刻打报警电话,也有随时保持警惕,不去尝试危险的事物。他并不是赌气想让家人担心,只是他太想来一次游乐场了——他能理解父母为了能给他更好生活的忙碌,但他实在克制不了自己的渴望。

然而望着轻微皱着眉头的Kong,他罕见的没有嘴硬,而是乖乖的跟着上了车。上车后,他听到了Kong的姐姐在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她介绍自己是Arthit好朋友的姐姐,今天带两个小朋友出去玩了一趟,一会儿带他们吃完晚餐,将会把Arthit安然无恙的送回去。

他紧张的听完电话,确定父母没有听出异样后,微不可闻的松了口气。Kong在一旁微笑着捏了捏他的手,开始问他喜欢吃什么。

之后的时间过得飞快。他们去了Arthit一直很想去的那家餐厅,两个孩子吃得肚子溜圆,姐姐在一旁笑吟吟的望着他们。等Arthit再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将车停在了他的家门口。

他的父母似乎提前回来了,在家里亮着灯等他。他望着暖黄色的灯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一旁的Kong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情,安抚的握紧了他手指。

到底谁才是年龄更大的那个啊。Arthit有些不甘心的想,但并没有真的觉得恼火。他望着将帽子重新戴回他头上的Kong,心中的不舍又冒出了一个小尖尖。

“我一定还会再见到P’I-oon的。”Kong突然说。

Arthit望着他,心情突然飞扬了起来。他嘴硬的嘟囔了一句“我才不想再见到你呢”,嘴角却勾起了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弧度。而在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两个男孩牵在一起的手心有灵犀的勾住了彼此的小指。

……至于他们后来是否实现了这个约定,你猜?

 

END

 


评论(24)
热度(242)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