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一年生/KA】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光(二)

前篇点这里

因为有小天使说想看续篇,所以来啦!


+++++


Arthit望着眼前这个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不请自来的人,只觉得头痛欲裂。

老实说,他并没有想过去一次夜店会莫名其妙多出一个小尾巴来。按理说,他们都是成年人,应该是好聚好散才对,但显然这个人的脑回路和Arthit完全不同,不止时不时跑来敲他家的门,还会锲而不舍的用各种无法拒绝的理由留下来。

就像现在,这个穿着白衬衣黑西裤、背着双肩包的人正站在他门外,拎着打包的饭盒笑眯眯的望着他。

“P’Arthit应该还没吃饭吧?”Kongphop望了一眼Arthit身后一片漆黑的屋子。“我带了鸡肉炒罗勒饭给你。”

Arthit哑口无言地瞪着眼前的人。今天Arthit难得按时回家,还没上楼就被楼下的保安叫住,说是变压器短路,整栋楼都停电了,虽然已经安排了人来抢修,但起码要三个小时才能来电。于是Arthit只能爬了十几分钟的楼梯上楼,把所有能开的窗户都打开通风,然后对着黑漆漆一片、又热又闷的公寓无奈的叹了口气。就在他思考着要不要去Plame或者Tuta家借住一晚时,门就被敲响了。

Arthit已经开始怀疑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个跟踪狂了。上一次是给他发短信告诉他打雷了别忘了收衣服,这一次又在恰好停电的时候给他送吃的,不得不说这个时机也掐得太好了一点。

说到短信,Arthit就忍不住有些牙痒痒。自从那天晚上借了他的手机打电话,Kongphop就十分有心计的把他的号码记了下来,先是和他约时间还衣服,之后又是借口向他请教功课,一来一往很快在Arthit这里混了个脸熟。Arthit被他烦得不行,几次想拉黑了事,但手指在屏幕上徘徊半天,怎么也没能狠心按下去。

毕竟是自己的学弟,再烦也只能忍了,Arthit口是心非的想。而且不得不承认,Kongphop确实非常优秀, Arthit和同学号的学弟妹聚餐时听他们八卦过,说他在学校里可以说是风云人物,不仅成绩好,为人温和礼貌,对待同学和朋友也非常友爱,因此Arthit多少也存了一点帮助后辈的心思,在几个比较麻烦的实操作业中提点了Kongphop一下。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Kongphop让人有点起鸡皮疙瘩的盯人方式就是没问题的了,而且说起来,Kongphop什么时候对他的喜好这么了解了?

 “……你是怎么知道我喜欢吃鸡肉炒罗勒饭的?”不知不觉中Arthit竟然将心里话问了出来。

 “我是听街对面那家店的老板说的,”Kongphop笑眯眯地说。“他说‘那个常常加班到很晚然后来我们这里买夜宵的小哥就喜欢点这个’。”

Arthit深吸了一口气,不住的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冷静。他从对方手里一把抢过装着饭盒的袋子,刚想说什么,就瞥见了对方被汗水浸得透湿的后背。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嘟囔了一句“谢谢”,然后让开了一条路。

因为室内一片漆黑,Arthit只能从柜子里翻出了很早之前Namtan给他买的蜡烛,在阳台上支起桌子,借着微弱的烛光和Kongphop一起吃晚饭。

Kongphop明显家教很好,吃东西的时候总是很认真的将饭粒用勺子装好,然后一勺一勺送进嘴里,不浪费每一颗粮食,就是口味实在太清淡了一点,跟小孩子一样。

Arthit歪着头看他,突然问道。

“你是独生子吗?”

“不是,我还有两个姐姐。” Kongphop放下了勺子,微笑了起来。“P’Arthit为什么会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童年应该过得很幸福。”Arthit用手撑着下巴。“我家里只有我一个,所以很羡慕有兄弟姐妹的人。”

“其实我小时候一直很想要个年龄相近的兄弟。”Kongphop望着他,眼睛弯弯的。“我的两个姐姐都比我大许多,有自己的朋友圈,而我却没有什么同龄的玩伴,所以小时候真的很孤单。”

紧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一样。

“不过我曾经在游乐场里遇到过一个小哥哥,大概就比我大几岁,这么高的样子。”他在身前比划了一下。“我们素不相识,他却像个小大人一样陪了我一下午。虽然时间很短,但是他其实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个‘朋友’。”

Arthit望着他,不知不觉中眼神柔和了一些。当他意识到这一点时,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你怎么会读工程专业的?”

Kongphop起初有些迟疑,但很快就坦然的开口。“其实最先开始我想报的是经济,但是家里的工厂需要我帮忙,因此最后选了工程专业。”

Arthit望着他,突然放下勺子,认真的开口。“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你的大学生涯可只有一次机会。”

Kongphop点点头,说道。“虽然最开始也有过犹豫,但是我并不后悔作出这个决定。”

他说这句话时,一直牢牢地注视着Arthit,眼神既明亮又坚定,但很快他就勾起嘴角,故意加了一句。“P’Arthit是在关心我吗?”

 “……你还不够资格让我关心。”Arthit顿时收起脸上的笑容,板着脸说。“我事先告诉你,你最好别高兴得太早。要想真正成为工学院的一份子,等你先拿到齿轮再说。”

Arthit这么说,多少也是想提醒Kongphop齿轮对于工学院学生的意义。这枚小小的齿轮不仅代表着认可、接纳,也代表着每一个工学院学生的荣誉、信念,对他们的重要程度是不言而喻的。但是不论是Arthit当教头那一届还是现在,总会有一些学生对它嗤之以鼻,不仅不愿参加迎新活动,甚至连学长交付的齿轮也不放在眼里。Arthit时常会觉得遗憾——他并非想要强迫他们接纳SOTUS制度,只是这种一生只有一次的经历,他真的不希望他们错过。

Kongphop突然问。“P’Arthit的齿轮有给别人吗?”

“为什么要给别人……”Arthit顿时心生警惕。“你问这个干什么?”

他们认识的时间不长,但Arthit知道这个Kongphop看上去一副三好学生的样子,实际上一肚子坏水,如果不时刻保持警觉的话,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悄无声息的下套了。

“我们来打个赌吧。”Kongphop凝视着Arthit的眼睛,勾起嘴角。“如果我能顺利通过考核, P’Arthit就把你的齿轮给我。”

Arthit起先还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赌注,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这个人是在挑衅他。每个工学院的学生都只有一个独一无二的齿轮,是绝对不会轻易交给其他人的,而这个人一上来就大言不惭的说要拿他的齿轮当赌注,不是挑衅是什么?

“……如果你通不过呢?”Arthit眯起眼睛,语气变得严厉而又危险。

“如果通不过,P’Arthit可以让我做任何事。”Kongphop的语气中充满了笃定和自信。“不过我是绝对不会输的。”

Arthit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环胸,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不自量力……行,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通过这次考核。”

非常凑巧的是,这一次迎新活动的考核Arthit也有参与其中——这一届的教头之前特意来找过他们几个曾经担任教官的前辈,不仅征询了他们的建议,还极力邀请Arthit参与制定了今年系旗争夺战的规则。因此,如果Kongphop敢小瞧夺旗的难度的话,绝对会吃大亏的。

但Arthit才不会提醒他。他望着眼前这个人被暖橘色的烛光照亮的眼睛,突然萌生出了一种当初担任总教头时的刺激感。虽然他对这个爱挑衅他的人总是表现得不屑一顾,但实际上他从未小瞧过对方的决心,也正因为这一点,他竟然开始有些期待这一次的夺旗仪式了。

当然这种想法Arthit是绝对不会告诉Kongphop的。他没有再看桌前的人,站起身就想要收拾吃完的饭盒,这时Kongphop却冷不丁的开口了。

“等一下,P’Arthit。”

Arthit有些疑惑地抬头,却发现Kongphop不知道什么时候欺近到了他身前,双手按在桌上,将他圈在了桌子与双臂之间。

“我可以要一些鼓励吗?”

说这句话时,他的脸距离Arthit极近,眼中满是狡猾的笑意,温热的呼吸吹拂在Arthit的脸颊上,让Arthit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被肉食动物盯上的错觉。

他忍不住的就想要往后躲,同时还伸手挡在对方的胸前,竭尽全力想要保持安全的距离。“……你都几岁了还要鼓励!”

“可是我比P’Arthit小,得到前辈的鼓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Kongphop一脸的理直气壮。

Arthit有些气结。老实说,他觉得Kongphop什么都好,就是太伶牙俐齿,还老是爱捉弄他,让他失去一贯的冷静。但是如果Kongphop不这样的话,也就不是Kongphop了吧,他突然有些分神的想。

就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一个柔软的物体突然压在了他的嘴唇上。他还没来得及反应,Kongphop就迅雷不及掩耳地抓住了他的手腕,整个人欺近了过来,同时用力含住Arthit的嘴唇,贪婪的将舌头伸了进来。

他放肆的在Arthit的嘴里舔舐、翻搅,甚至用舌头暗示意味十足的在他的上颚ding 弄,还不忘专注的盯着Arthit羞恼的眼睛,将他更加用力地压到桌子上,迫使Arthit除了抓着他的手臂,几乎没有办法靠自己保持平衡。他的另一只手则悄无声息的从Arthit的衣服下摆伸了进去,在Arthit的腰上恋恋不舍的来回抚摸着,像是在体味那种仿佛把他的手吸住的触感一样。

几秒之后,他才松开了Arthit红肿的嘴唇,勾起嘴角,一脸的餍足。“谢谢P’Arthit的鼓励,我一定会加油的。”

说完他就主动拿起两人的空饭盒,飞快的跑到厨房里去了,留下恼羞成怒、刚刚才反应过来的Arthit一个人在原地,气的恨不得冲上去打人。

……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他一定会让他好看的!

 

+++++

 

“……在我身后,是你们即将争夺的系旗,只有通过考核,你们才有资格拿到这面旗帜,正式成为我们的一员……”

Arthit双手环胸,站在栏杆前,默默地望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幕。今天是这一届新生争夺系旗的日子,Arthit以及他的好友Bright、Not都被邀请回到母校观战,见证学弟学妹成为真正工学院一员的重要时刻。

“这一届新生看上去很不错啊。”Bright搭上Arthit的肩膀,没什么正形的说。“学妹们颜值都很高,身材也很好。”

Arthit瞥了他一眼,无奈的摇摇头。Bright当初大概是为了维持教官的形象把本性藏得太久,导致一出校门就有些放飞自我,现在干脆已经收不回来了。不过Arthit对他的这种表现早就习以为常,视线很自然的重新移回到了大一新生的队伍中,轻易的就看到了那个在人群中也极为惹眼的人。

“……我们不会告诉你们该怎么做,你们必须自己找到最终通关的密语……”

Kongphop穿着统一印了齿轮和届数的白T恤,笔直地站在人群中,看上去既沉着又坚定。对于毫无头绪的考核规则,他的眉毛连动都没有动,就好像已经成竹在胸了一样。然而Arthit望着他,微微皱起了眉——他并不希望对方将夺旗仪式看做过家家的把戏,从而产生轻视的心理。他们每一个从工学院毕业的学生都参加过类似的夺旗,也许形式会有些不同,但学长学姐们想要通过迎新活动告诉他们的道理却终究是大同小异的。SOTUS制度看似苛刻,但体现出来的精神对每一个学生都影响深远,而他也非常希望能将这些精神和传统一代一代的传递下去。

“……夺旗时间截止于晚上7点,不设任何限制,但是今年的规则我们做了一定的改变。”站在整个新生队伍前方的大三教头大声说。“你们每个人,必须邀请一位学长或者学姐与你们共同完成夺旗任务。这也是在考验你们是否真的有按照我们的要求去认识和尊重你们的前辈,因为他们可能会帮助你,也可能袖手旁观,让你们自行解谜,这完全取决于学长学姐自己的意志。而这也将很大程度影响到你们此次是否能顺利夺旗,因为如果有一个人无法邀请到学长或者学姐的话,夺旗将宣告失败,你们这一届的新生也将全部无法通过我们的考核。”

当这一届的大三教头找到Arthit,想要向他寻求建议时,Arthit思索了一会儿,提出了改变夺旗参与方式的提议。虽说夺旗主要考验的是大一新生的能力与精神,但Arthit很早之前就发现了许多大三、大四生存在逐渐趋于懈怠、在繁重的课业下不愿参与活动、与后辈接触不足的种种现象。他提出这样的建议,也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学院里的前辈和后辈紧紧联系在一起,而不仅仅是只要求大一新生单方面的付出和主动。

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这也会让夺旗的难度大大增加。Arthit望着发出一阵惊异骚动的大一新生,皱紧了眉头。如果说大一新生连这一点困难都无法克服的话,那后面的考核项目将更加无从谈起。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这些学弟学妹能力不足,他在乎的是他们是否真的有直面困难的勇气。

然而这时Kongphop站了出来,他先是和身边的几个要好的朋友商量了一下,然后冷静的对其他新生说:“大家先不用急,有相熟的学长或者学姐的同学可以先打电话联系,询问他们是否愿意参加这次夺旗,没有相熟学长或者学姐的同学请到这边集合一下,我们会请求前辈的帮助,为我们联系有空闲的学长学姐。”

他往Arthit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和其他大一新生一起搭着肩膀,喊出了鼓舞士气的“We are engineer”的口号。

然而Arthit看着他,暗自摇了摇头。如果此时是Arthit担任教头,他一定会站出来斥责Kongphop的行径。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有一个能立刻找到问题并解决它的主心骨固然非常有用,但这只会让他人无形中产生依赖,从而丧失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从Arthit的角度来说,他更希望看到每一个学弟学妹都能成为自己的主心骨,而不是等着他人来帮他们解决难题,这也是迎新活动的初衷所在。

这时,本该和同学一起联系学长学姐的Kongphop出乎意料的走到了他的面前。

“P’Arthit,我可以邀请你和我一起参加夺旗吗?”

一旁的Bright和Not诧异的看了过来,视线在Kongphop和Arthit之间来回移动,像是惊讶居然有新生敢以身试险,来挑战那个从不会手下留情的魔鬼教头的权威。虽然Arthit本身也不是什么暴力狂,只是脾气比较容易急躁罢了,但当初为了维护教官的形象,他不得不在新生面前装出一副冷漠凶狠的阎王面孔,导致很多新生即使毕业之后也依然会被他吓得手软脚软,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然而现在居然有人胆大包天到敢摸老虎胡须,这可太有意思了。Bright在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Not倒是多看了Kongphop几眼,像是有些欣赏他的胆识。

Arthit冷笑了一声。他盯着Kongphop的眼睛,说道:“你最好别想着玩花招。我们这些已经毕业的学长并不在此次夺旗活动的范畴里,不会参与你们的夺旗,你也别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任何有用的讯息。”

然而Kongphop并没有放弃,他很冷静的开口:“但是规则中并没有说不能邀请已经毕业的学长不是吗?而且我邀请P’Arthit并不是想要得到什么帮助。”他像是看透了Arthit的心理一样,目光坦然。“我知道P’Arthit不喜欢我逞英雄的做法,但我希望P’Arthit能看到我们大一新生是怎样用自己的努力去夺得系旗的,也希望你能看到我们想要成为你们学弟学妹的决心。这些东西都是站在这里看不到的。”

Arthit望着Kongphop清澈的眼睛,想从里面找出哪怕一丝犹豫和自我怀疑,然而最终却一无所获。他安静了一会儿,突然露出了一个颇带讽刺意味的笑容。

“好,可以。我接受你的邀请。但是我要提前告诉你,我是不会给予你任何帮助的。我倒要看看,你们做的是否有说的那么好听。”

Kongphop勾起了嘴角,他一边回答 “好的,P’Arthit”,一边望着Arthit锐利的眼睛,两人的眼神交汇在了一起,像是有火花一样,发出了不甘示弱的噼啪声。

下一秒,大三教头的哨声响了起来。

夺旗正式开始。

 

 

+++++

 

Arthit信守了先前对Kongphop说的话。

在整个夺旗仪式中,他都只是在充当一块合格的背景板,没有插手到新生的行动中去。但是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密切观察着其他新生如何解开教官团队设下的难题,如何与学长学姐沟通协作,想要从中找出隐藏的问题。但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一届的新生虽然也有行事青涩的地方,但非常齐心协力,不仅彼此沟通及时,能够把拿到最后通关密语的关卡信息互通有无,还能得到学长学姐在人脉、经验上的助力,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达到了Arthit的预期,甚至还要更好。

而在这其中发挥出了巨大作用的,不仅仅是一直处于总指挥位置的Kongphop,还有他的一众好友。他们团结、互助、机敏,先是请到了足够数量的学长学姐结对完成任务,之后更是将各方面都协调得井井有条,使得所有人都处于一种忙而不乱的状态。Arthit看着他们,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有几分欣赏,但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作为整个活动的主要设计者,他很清楚最后一个关卡才是最难,也是最具有考验意义的一个。正因为如此,当镇守最终关卡的老师宣布所有参与此次夺旗活动的学长学姐都必须接受惩罚,才会给予新生通关密语时,现场的所有新生都一片哗然,满脸的不可置信。

惩罚的内容是每个学长或者学姐都必须绕操场跑满20圈,如果有一个人不愿意接受惩罚,那这一届的新生都将拿不到他们的系旗。先不说这个惩罚内容本身有多么的无理取闹和严苛,让这些新生最无法接受的是,如果他们真的这样做的话,就意味着他们的成功将建立在这些学长学姐的牺牲上。

当他们向学长学姐提出请求,希望他们能一起来参加夺旗仪式时,其实心里多少是有些忐忑的,毕竟学长和学姐们并没有配合的义务,更别提今天本身是休息日,外面又是火辣辣的太阳,他们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呆在室内,享受空调和冰镇饮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汗流浃背的陪着新生夺旗。很多一年生虽然之前也有和前辈们接触过,但也仅仅只是礼貌的点头之交,并没有更深入的了解。然而这一次的夺旗不仅让他们快速的熟悉了起来,甚至很多人还没结束夺旗就交换了彼此的手机号,约好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学长学姐请教,这无形中也拉近了前辈与后辈间的距离。但是现在,仅仅过了几个小时,他们就必须看着这些无偿帮助他们的学长、学姐莫名其妙地受罚?

许多大一新生光是想到这一点,就立刻本能的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夺旗固然重要,他们也依然迫切的希望能正式成为工学院的一员,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学长学姐接受这样莫名其妙的惩罚。

然而让所有大一新生都很震惊的是,原本站在他们身边的学长、学姐一个一个自发的走到了老师面前,在惩罚名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一幕安静地有些肃然——新生们全都震惊得哑然失声,学长、学姐们则是毫不犹豫的上前签名,没有交头接耳,没有迟疑,像是并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值得犹豫一样,这种坦然的态度也无形中体现出了他们对新生的认可和接纳。

Arthit瞥了身边的Kongphop一眼。果不其然,Kongphop眉头皱得紧紧的,像是想要开口说什么,但Arthit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

“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你们一年生不要插手。”

Kongphop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几分。“P’Arthit……”

Arthit沉下了脸。“我告诉过你,这里不需要所谓的英雄。”

“但是……”

“Kongphop!”Arthit这时火气也上来了,他不再压低音量,而是严厉的对Kongphop说。“……你真的理解SOTUS制度的意义吗?如果你的理解只有这么肤浅的话,那你就没有资格做我们的后辈。”

Kongphop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没有再反驳Arthit的话,也没有再试图上前。Arthit看了他一眼,径直走到了老师面前,干脆利落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此次夺旗仪式最终顺利落幕。

本届工学院大一新生一共216人,全部参加了今天的夺旗,而在惩罚名单上也足足留下了216位学长学姐的名字,一个也没有落下。

然而拿到系旗的大家并没有欢欣雀跃的样子,反而个个无精打采,一脸的忐忑不安。

当仪式结束,学长学姐们准备去接受惩罚时,Kongphop突然站了起来,报上了自己的学号和姓名,提出了发言请求。

“我们一年生想要和学长、学姐们一起接受惩罚,请求学长批准!”

大三教头和其他教官似乎有些惊讶,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看向了站在一旁的Arthit。

Arthit盯着站得笔直的Kongphop,面无表情的问。

“你们为什么要和学长学姐一起接受惩罚?你们的系旗已经拿到了,可以回去休息了。”

Kongphop一动不动的注视着Arthit,眼中像是燃起了一团永远也不会熄灭的、灼热的火光。“因为我们明白了学长想要教会我们的东西。”

他拿出最终写着通关密语的纸条,亮出了上面的单词——“sacrifice(牺牲、奉献)”。

“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也将成为大三生,和前辈一样站在这里,担负起教导后辈的责任。我们将会让他们懂得如何尊敬前辈,如何解决问题,如何做一个更优秀的人,这是我们的义务,也是我们的责任。等到那一天,我们也会像今天这些学长学姐一样,将自己的余热化作踏脚石,为我们的后辈铺出一条道路。”

所有的大一新生像是自发一般,整齐的搭着同伴的肩膀,异口同声的向所有的学长学姐弯腰敬礼。“谢谢各位学长学姐!谢谢各位学长学姐!”

每个一年生都拿出了全身的力量,大声喊出了他们的感谢,震得整个校园几乎鸦雀无声。

Arthit望着他们,没有说话。良久,他才缓缓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既然你们有这样的觉悟,那么我批准。”

 

+++++

 

Arthit跑完20圈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他的体力不算差,在当教头的时候也和其他教官一起集训过好几个月,区区20圈并不算什么。但今天跑步的时候,他一直有意落在队伍的最尾端,时刻注意着那些体力较弱的学弟学妹的状况,一旦发现有缺水或者体力不支的人,都会第一时间喊来医护组的学妹过来把他们带出去休息。

因此,等Arthit跑完时,其他学弟学妹都已经完成了20圈的任务,各自结伴回去休息去了。他独自停在终点,弯着腰平息有些乱掉的呼吸,这时,一瓶水递了过来。

“P’Arthit。”

他抬起头,看到了身旁额头同样见汗,但明显状况要比他好许多的Kongphop。今天参与跑圈的人中,除了Arthit是最后跑完,还有一个也落在了最后,那个人就是Kongphop。在跑步的过程中,他一直不远不近的跟在Arthit身后,默默的盯着他的后脑勺,Arthit则根本懒得理他,只在最开始的时候瞥了他一眼,之后就直接将他当做空气,自顾自的跑完了20圈的惩罚。

……果然年轻就是好。Arthit望着身高比他高出了10公分,明显更加年轻力盛的人,在心中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一言不发的将水接了过来。

他刚拧开瓶盖,仰头喝了几口,Bright和Not就走了过来,搭上了他的肩膀。

“我就说你别搞这种学长和学弟一起夺旗的规则吧,你看,把自己也给套进去了。”Bright勾着他的脖子,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就算没参加夺旗我也是要跑的。”Arthit白了Bright一眼。他在提出最终考核的建议时,就已经很自然的做好了要一起接受惩罚的准备,而且不只是他,大三的教官团队也自发的加入到了罚跑的行列,还一边跑一边五音不全的带动大家一起吼院歌,搞得原本应该很痛苦严肃的罚跑任务最后变得既轻松又好笑,完全找不到惩罚的气氛了。

“而且死Bright,你还好意思说……之前一点忙都不帮,害得我加完班还得和学弟一起写夺旗活动的计划书,连黑眼圈都厚了一层。”Arthit假装抱怨地肘击了Bright一下。不过说是这样说,Arthit对自己的学弟学妹一向是大开绿灯,只要他们开口求助,再忙他都会抽空来帮助他们,而对他自己而言,能再一次参与到学校的迎新活动里,也确实是一件非常解压的事。

“Arthit,我和Bright都开了车过来,一会儿送你回去?”Not在一旁问。

Arthit刚想回答,一旁的Kongphop突然开口:“P’Arthit先去我那里换件衣服吧,这样回去会感冒的。”

他的目光落在了Arthit已经被汗湿的T恤上。

Arthit看了他一眼,还没来得及说话,Bright就一脸兴奋加好奇的问:“学弟,你今天很有胆量诶,居然敢直接来找Arthit和你一起夺旗……说起来你们好像很熟的样子,是怎么认识的?”

Kongphop刚要开口,Arthit就一下子粗暴的推开了Bright的脸:“就你话多!你和Not先走,等会儿我自己打车回去。”

Bright似乎还想说什么,站在一旁的Not直接将他拉走了,没有再给他开口八卦的机会。

Kongphop的公寓距离校园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一进门,Arthit就拿着Kongphop递过来的浴巾和换洗衣服进了浴室,很快就从里面传出了哗哗的水声。

Kongphop先是盯着浴室的门呆呆的看了几秒,然后猛地回过神来,赶紧重新下楼去买了些吃的和饮料。虽然Arthit并没有说洗完澡后会留下来, Kongphop还是发自内心的渴望对方能多呆一会儿,哪怕只能多留几分钟他也会心满意足。然而,当他一边绞尽脑汁的想该用什么样的借口让P’Arthit留下来,一边推开公寓门时,却发现P’Arthit已经洗完了澡,正趴在阳台的栏杆上,默然不语地望着外面沉沉的夜色。

Kongphop慢慢走到P’Arthit身边,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的加速了。他好像只要一靠近P’Arthit,就会出现这种陌生的反应,这是在他之前的人生里从未有过的。Kongphop一向沉稳冷静,很少会有失去掌控的时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并不讨厌这种失控的感觉,甚至还莫名的觉得有些上瘾。

P’Arthit此时穿上了Kongphop给他拿的T恤,脖子上搭着白色的毛巾,凌乱的头发湿乎乎的,显得整个人一下子小了很多。他的皮肤白皙,一贯锐利的眼睛难得的露出了几分温柔,脖颈干净而又修长,上面还残留了一些没有擦干的水滴。Kongphop觉得自己仿佛闻到了一股潮湿的水的香味,有一点清甜,有一点让人头晕目眩,像是一下子就能把人迷惑住一样。

“你公寓正对的那一间就是我住了四年的地方。”Arthit突如其来的开口。他没有看身边的人,而是专注的望着对面那间黑漆漆的,像是还没找到主人的屋子。“很巧对不对?”

Kongphop顺着P’Arthit的目光看了过去——对面那个房间拉着窗帘,没有亮灯,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仿佛能想象出Arthit曾经住在里面时的场景,而且清晰的就好像在眼前一样。

“……如果我能早两年遇见P’Arthit就好了。”Kongphop突然笑了一下。

他是真的这样想的——每每想到他们之间相隔的那几年时间,Kongphop都会有种莫名的遗憾和焦躁感。如果他能早些遇见P’Arthit,那么他们现在可能会是关系不错的学长和学弟,可能会有更多不一样的交集,总归不会是现在这样若即若离、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的关系,而他们之间因为年龄产生的鸿沟也会小上许多。

“如果你是我们那一届的大一,我估计会被烦死的。”Arthit嫌弃地摇头,但嘴角却勾起了淡淡的弧度。

Kongphop同样露出了一丝微笑。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今天开始夺旗前,P’Arthit站在高处,沉默地望着所有一年生的画面。

P’Arthit当初做教头时是什么样的?是和今天一样沉稳淡定,还是更加年轻气盛、脾气急躁?从学长学姐的只言片语里,他得知P’Arthit曾经是一位非常严厉,但极有责任感、言出必行的教头,然而遗憾的是,他错过了P’Arthit这段极为珍贵的时光,并且可能永远也没有机会知道那个时候的P’Arthit是什么样了。

一想到这一点,Kongphop心中那股渴望而又焦躁不安的火焰就会愈烧愈烈。他偷偷瞥了身边的人一眼,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迟疑地无法开口。

他很想知道P’Arthit对他的评价——不是那种似真似假的斗嘴,而是真真正正的评价。他知道P’Arthit不喜欢他的逞能,也知道自己有时候会很幼稚任性、固执己见、爱捉弄对方,但不知不觉中,他开始期望得到P’Arthit的认可,哪怕这种认可在当下看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突然,一个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把手伸出来。”

Kongphop抬起头,有些疑惑的伸出了手。

下一秒,一个刻着系名和届数的黄铜色齿轮落在了他的掌心里。

“你们今天做得很好。”Arthit望着他,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个好学长的。”

Kongphop有些呆愣的望着手中的齿轮,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落到了热巧克力中一样,瞬间炽热了起来。当初他提出以P’Arthit的齿轮做赌注,既有一部分捉弄的意思,也有一部分是出自冲动的试探。他不知道P’Arthit是否清楚交付齿轮背后的涵义,也理智的明白这并不代表什么,但当他真的将这枚齿轮握在手心中时,只觉得整颗心脏都快乐的像是要爆炸一样,怎么也无法克制惊喜而又雀跃的心情。

他现在还没法说清自己对P’Arthit超乎寻常的在意究竟是什么,但他知道P’Arthit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极其特别的人。每当P’Arthit朝他看过来,或者露出笑容时,他的心都会随之牵动,变得怎么也无法宁静下来。

Kongphop将齿轮握在手心,就像握着价值连城的宝物一样,怎么也不舍得放开。他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正准备开口时,Arthit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Namtan?怎么了?”Arthit一边接通电话,一边站直了身体。很快,他的脸色严肃了起来。“……好,我马上过来。”

他挂断了电话,转身看向Kongphop。“我得先走了,这个下次还你。”他指了指身上的T恤。

Kongphop望着Arthit匆匆推门离开的背影,已经到嘴边的话被悄悄咽了回去。

晚些时候,当他躺在床上准备入睡时,脑海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你刚刚想对P’Arthit说的,究竟是“谢谢你”,还是“喜欢你”?


+++++

这篇我写的超开心哈哈,边写边又爱上了屁阿嚏一次

虽然这篇设定里他们相差了5岁,但还是想让日日见证炮炮重要的时刻。你们看了觉得如何?喜欢这里的日日和炮炮吗?觉得OOC吗?告诉我你们的想法噢(づ ̄3 ̄)づ╭❤~



评论(80)
热度(371)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