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一年生/KA】那些我们看不见的光(三)

前篇点这里:1  2

顺便汇报一下本子进度:目前稿子已经校对完毕,正在内页排版中,预计7月底8月初开预售

这个本子的设计上我留了一个特别的小惊喜哟(づ ̄3 ̄)づ╭❤~


+++++

“……Namtan,”Arthit头痛地望着眼前的长发女孩,“我说过了,我现在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

“你两年前也是这么说的。”Namtan明亮清澈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歉疚,“I-Aoon,你不要生我的气……我是真的想帮你找一个好女孩儿。”

Arthit望着眼前个子娇小的Namtan,怎么也没法再说出责备的话。

Namtan是Arthit中学时代就认识的好友,同样毕业于SSU,学的是理工科。因为从小就热爱烹饪,她毕业后追随了自己的梦想,跑去开了一间烹饪教室,如今已经成了附近小有名气的烹饪老师。Namtan是一个美丽爱笑的女孩儿,她性格温柔,待人体贴,Arthit很喜欢和她在一起时如沐春风的感觉,但让他唯一感到头痛的,是Namtan对他感情生活的热心,以及总爱为他牵线搭桥这件事。

上周六她给他打电话,说是有紧急的事,结果他匆匆赶到时,却发现她给他安排了一场变相的“相亲”。

“这是我的朋友Soraya,也是学工业工程的,听说你在海洋电子工作,想向你讨教一下经验。”Namtan热情地为他们做了介绍,但对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Arthit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意图。

他知道Namtan这样做是关心、在意他,并且希望他能和她一样开启一段美满而又长久的恋情,但就像Arthit自己说的,他现在还没有谈恋爱的打算,至少在他还没弄清楚自己的心前不行。

因此,他只能礼貌地陪她们坐了两个小时,在Namtan的眼神示意下把女孩送回了家,然后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公寓,一头倒在了床上。

但很显然,Namtan并没有轻言放弃。第二周的周末,她把Arthit叫到了她的烹饪教室,拉着一头雾水的Arthit,要他帮忙做一天的临时教学助手。

“……Namtan,你让我做点家常菜还行,甜点我可真的一窍不通。”再一次上当的Arthit望着教室里花枝招展的女学员们,只觉得头大如斗,恨不得立刻转身逃出门去。

“没关系的,不用你上台操作。”Namtan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笑眯眯地说,“你只需要在旁边跟着学,给我当一个帅气的样板模特就可以了。”

说完她就把Arthit介绍给了教室里一众娇滴滴的女学员们,Arthit只能僵硬地朝她们扯了扯嘴角,觉得自己就像是误入了小人国的格列佛,怎么都有点格格不入的感觉。

在大学的时候,Arthit的女孩儿缘就一直不太好——也许是当教头时给新生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心理阴影,即使之后卸下了教头职责,她们也没有像他所期望的那样和他正常相处。她们总会聚在一起偷偷看他,在他疑惑地看过去时,又慌不迭地移开视线,飞快地跑走。这样的反应让Arthit很是困惑了一段时间,但他一向不是喜欢纠结的人,很快就习以为常地抛到脑后去了。

与之相反,Arthit的学弟缘倒是出乎意料地很好。一年生们在迎新活动中个个恨Arthit恨得咬牙切齿,但真的通过考核、拿到齿轮后,就开始时不时地跑来向他请教各种问题,很快就跟他们这一众大三教官混得极为熟稔。Bright有时候就取笑他,说他是典型的一个学妹没捞到,学弟倒是收获了一大串。“你别是有什么奇怪的学弟吸引体质吧。”一向嘴上不把门的Bright勾着他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想到这里,Arthit的眼睛突然一亮。他先是掏出手机翻了一会儿,然后有些不怀好意地勾起了嘴角,拨通了一个号码。

“Namtan,我给你找到了一个绝佳的教学助手……”

 

+++++

 

“他叫Kongphop,是我们工程学院的一年级学弟。别看他这么人高马大的,其实学习烹饪一直是他的梦想。”Arthit故意拍了拍身边高个子男生的肩膀,然后威胁地看了他一眼,“对吧?”

Kongphop望着一脸幸灾乐祸的P’Arthit,乖乖地站在一旁,识时务地没有开口。

Arthit知道自己这样做确实有些幼稚——把学弟叫来垫背,从而达到祸水东引的效果,乍一看是挺不厚道的,但是谁叫这家伙总是爱和他抬杠呢?而且Arthit也没想到他一个电话过去Kongphop就真的乖乖来了,以这家伙灵活的脑袋瓜,Arthit还以为他会直接找机会拒绝掉这个奇怪的要求呢。

但是Kongphop不仅来了,在见到Arthit时眼睛还瞬间闪闪发光,哪怕教室里的女学员们都红着脸交头接耳地看他,他也像是没有注意到一样,极自然地就走到Arthit身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没想到P’Arthit想要求救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会是我。”

Arthit脖子后面的毛顿时一炸。

“……谁求救了!”他一下子忘了压低声音,引得旁边的几个女学员好奇地看了过来。他赶忙降低音量,警告地瞪了Kongphop一眼。“……只是我的朋友需要帮忙,其他人都有事,所以才叫你来罢了。”

Kongphop微笑着看了周围的女孩子一眼,非常明智地没有再撩拨处于爆炸边缘的人。

“P’Arthit会做饭吗?”他望着熟练地系上围裙的Arthit,极其自然地换了话题。

“会做一些。”Arthit低着头系围裙的带子,“一个人住怎么可能不会做饭……只是平时没多少机会做罢了,而且一个人的话分量不太好把握,所以我一般都出去吃。”

“那P’Arthit,我可以申请去你家吃饭吗?”Kongphop的声音中满是笑意。

“想得倒美。”Arthit瞪了他一眼,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那我做饭给P’Arthit吃呢?”Kongphop紧接着开口,眼中出现了一丝狡黠,“我还会洗碗、熨衣服、打扫……P’Arthit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Arthit的太阳穴隐隐作痛——他只觉得这个人滑不溜丢的就像条泥鳅,说着说着就把话题绕进去了,让他总是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接才好。他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训斥对方,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

“……你会做饭?”他一脸古怪地看着这个显然是第一次穿围裙的人。

Kongphop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暂时还不会。不过我学东西很快的。”

“就会说大话。”Arthit冷哼了一声,Kongphop勾着嘴角,没有再说话。

Namtan今天的课程主要是教大家做饼干,因为学员人数较多,Arthit和Kongphop不得不挤在了仅剩的一个操作台上。他们两个都是生手,起初难免有些手忙脚乱,但Arthit一向是不服输的性格,很快就把临时助手的任务忘到了脑后,专心地和原材料战斗了起来。

Kongphop倒是一直不急不躁,很有章法。他在学的时候格外认真专注,给Namtan打下手的时候还会借机观察,模仿她的节奏、手法,没有丝毫新手的束手束脚。他个子高,整个人站得笔直,即使穿着有些滑稽的卡通围裙,也依然掩不住独属于年轻人的帅气。为了行事方便,他将衬衫袖口折到了手肘处,露出了线条匀称的小臂,引来了不少女学员偷看的目光。

就会在女孩子面前耍帅,Arthit在一旁酸溜溜地嘀咕。

不过Arthit显然还是低估了Kongphop的魅力,因为就连Namtan都悄悄跑过来和他咬耳朵,问他Kongphop有没有女朋友。“这么优秀的男孩子应该很抢手吧?”她兴味盎然地问,“如果没有的话,我这边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噢。”

Arthit露出了不自然的表情,想说他也不知道,但等他真的张嘴时,却变了口风,极小声地说:“他……可能有喜欢的人了吧。”

Namtan听了之后露出了遗憾的表情,而Arthit紧紧闭上了嘴巴,心情瞬间坏了下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在这个问题上说谎,但那一刻,他本能地避开了某个答案,不愿去想可能会产生的、让他的心陡然一沉的结果。然而,作为Kongphop的学长,他难道不应该为Kongphop感到高兴吗?他虽然老是嫌弃Kongphop事儿多爱抬杠,但他从不否认这个人的优秀,而且Kongphop最难能可贵的一点,是做什么事都会非常认真、全力以赴,看上去有些爱充英雄,但在Arthit的观察中,他并没有表露过骄傲、自大这样的情绪,这一点非常难得。以他这样的人品、条件,想要挑一个又漂亮又优秀的女朋友绝对是易如反掌的事,Arthit为什么要这么在意?

Arthit只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怎么也理不出头绪。他刻意没去看吸引了大半个教室目光的人,径直走到烤箱前,沉着脸将挤得不那么规整的面糊送了进去。然而让他意外的是,Kongphop也紧随其后地做了同样的举动,只比Arthit慢了半步。

“……你之前真的没下过厨吗?”Arthit有些吃惊地瞪着他。

“没有。”Kongphop老实地说,然后微微笑了一下,“就是学得快罢了。”

Arthit撇了撇嘴,没有再开口。

二十分钟后,他们将各自的烤盘拿了出来。Arthit拿着自己做的饼干咬了一口,好像还行,就是普通的甜饼干味儿——老实说他完全分辨不出来Namtan所说的软、硬、酥、脆,只感觉吃到嘴里都没什么明显的差别。他摇摇头,咬着饼干,端着烤盘就往操作台走。此时教室里的人都聚集在了另一边,兴高采烈地品尝各自的作品,就连Namtan都被拉过去要求现场点评,只有Kongphop站在原地笑眯眯地望着他。

“P’Arthit,我可以尝尝你做的饼干吗?”Arthit一把盘子放下,就听到Kongphop开口。

他毫无防备地抬头,刚想说要吃就拿,就感觉到一个温热的呼吸飞快凑了过来。下一秒,Kongphop轻轻咬住了他嘴里的那块饼干,嘴唇如羽毛一样擦过了Arthit的唇瓣,然后快速咬下了那半块饼干,抽身退了一步。

Arthit把之前的烦躁瞬间忘到了九霄云外。他耳朵冒烟,脸色一青一白,当场就想跳起来怒吼,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张嘴,Namtan就朝他们走了过来。

“抱歉啦,害你们周末也没法休息,”她一脸歉意,“等会一起吃个饭吧?”

“不用了,Namtan,这家伙等会还有事,你不用管他。”Arthit边说边踩了身边的人一脚,Kongphop吃痛地“嘶”了一声。

Namtan饶有兴致地望着他们俩。“真难得看到你和谁关系这么好……这还是你第一次带学弟来让我们认识呢。”

Arthit立刻就想否认,想说他们只是普通的前后辈关系,其实压根不熟,但身边的人抢先了一步开口。

“P’Arthit是个很善良的人,一直都很照顾我。”他边说边看着Arthit,笑出了闪亮的八颗牙齿,“不过我老是去麻烦他,希望他不会嫌我烦。”

Arthit只能僵硬地把已经到了嘴边的撇清咽了回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地问Namtan。

“等会Jay不是还要来接你吗?”Arthit望着Namtan,眉头不自觉地松了下来,“好不容易他不用加班,你们赶紧去享受二人世界吧。”

Namtan挽着Arthit的胳膊,脸上的幸福怎么掩都掩不住。“他说今天要给我一个惊喜,还说晚上要带我去最喜欢的餐厅吃饭,你说他有没有可能……”

Arthit沉默了几秒。

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意外,早在Jay向Namtan表白时,他就知道自己已经错失了唯一的机会。这些年他也问过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早些表白,但作为一个在感情上有些胆怯的人,他的心中总会有些迟疑和顾虑,阻碍着他将心声诉说出来。

然而这个世界上唯有感情是不能等待的。Arthit轻轻吸了一口气,表情恢复了正常,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放心吧,Namtan。”他搂了搂女孩的肩膀,没有注意到身边另一个人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如果他这么不懂得抓住机会的话,那他一定是世界上最傻的傻瓜了。”

 

 

+++++

 

他们从烹饪教室出来后,Kongphop一反常态地保持了沉默。

Arthit能感觉到身边的人频频偷看的目光,也知道Kongphop想问什么。

他不耐烦地说:“有什么话就说,别吞吞吐吐的。”

“P’Arthit……喜欢P’Namtan吗?”Kongphop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

Arthit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我和她从中学就是同学了,喜欢很正常吧。”Arthit的语气很平静,“不过到底还是被我朋友抢先了一步。Jay那家伙,绝对是烧了八辈子高香才能有Namtan这么好的女孩子喜欢他。”

Kongphop的心缓缓沉了下去。

“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Arthit摇摇头,嘴角露出了一丝很浅的笑意,“而且说真的,也只有他们两个能受得了对方……别看Namtan个子小小的,吵起架来气势特别足,每次Jay被赶出来没地方去,都会灰溜溜跑到我这里来打地铺。”

Kongphop只觉得自己就像在坐过山车一样,心情从空中跌落谷底,又从谷底瞬间飞到了空中。他不敢想其中的可能性,担心一开口就会被世界上最聪明的小偷窃走,但他又怎么也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眼睛也不受控制地亮了起来。

他抬起头,久久凝望着Arthit,眼中一时间闪过了许多复杂的情绪。突然,他开口问道:“那现在还有其他人在追求P’Arthit吗?”

Arthit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说:“怎么可能有……”然而下一秒,他就意识到了Kongphop话中隐藏的意思。

Kongphop望着他的眼神很陌生,不再是学弟应该有的乖顺和听话,而是多了几分压迫、几分强势,像是目标明确的猎人,精准地锁定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Arthit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往外冒热气,脸也莫名其妙地红了起来。他没敢去看Kongphop的眼睛,嘟囔了一句“神经病”,然后就猛地加快了脚步,大步走到了公交站,抢先一步上了车。

午后的阳光从车窗外探了进来,Arthit不愿去看坐在身边的人,于是刻意将头靠在了车窗上,闭上了眼睛。

他很快就进入了半梦半醒的状态——他先是看到了自己在大学里和好友一起受训的场景,接着画面一转,他又看到了自己当教头时,面对整个一年级学生的那一幕。这个梦境似乎并不完全真实,因为他很快就看到有个人从新生人群中站了起来,坚定而又认真地对他说了什么,而他则失去了惯常的冷静,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衣领。

这是现实中并没有出现的场景,他困惑又好奇地想要看清那个人的脸庞,但就像是有人故意蒙了一层迷雾一样,他怎么也没法看清那个人的模样。

这时,公交车似乎通过了某个减震带,整个车身猛地震了一下,然而半梦半醒的Arthit并没有狠狠地撞到车窗玻璃上,而是被某个稳固而又坚定的物体支撑住了。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几乎是被Kongphop半搂在了怀里——Kongphop应该是在他差一点撞上去前飞快地用手垫在了玻璃上,拿自己做了缓冲。与此同时,他一直安静地举着另一只手,不远不近地遮在Arthit的眼睛上方,替他挡住了从对面车窗射进来的刺眼阳光。

Arthit先是迟缓地反应了两秒,然后坐直身体,脑海不知道为什么一片空白。而Kongphop的手也随之垂落了下来,他一直凝望着Arthit,却反常地没有说什么故意逗弄Arthit的话。

接下来的路程中他们保持了默契的沉默。但不知道为什么,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Arthit的心越跳越快,一下一下,最终在他的耳膜里敲出了震耳欲聋的节奏。

 

+++++

 

接下来的一周,Arthit一头扎进了繁忙的工作中,没有再去理会Kongphop。

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平静地面对那个人的眼神,另一方面是他混乱的内心也需要时间理清。

对方先前对他做的那些得寸进尺的撩拨,他并非完全看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他一直以为那只是荷尔蒙在作祟,并不代表Kongphop真的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除了那些显而易见的渴望,他也同样看到了对方眼中的犹豫和迟疑——这是一个年轻、毫无经验,尚未弄清自己心的人,Arthit无意给他不恰当的引导,也不想他做出会后悔的决定。

恰好领导安排Arthit去清迈参加一个工作会议,他二话没说就收拾行李飞了过去,而等他再返回曼谷,已经是一个星期后的事了。

出乎意料的是,他刚刚下飞机,就接到了Plame的电话。

“死Arthit!电话我都快给你打爆了,你怎么才接!”

“我才下飞机……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敏锐地听出了Plame语气中的焦急。

“……这一届商学院的迎新活动出事了,SSU宣布要正式取消SOTUS制度!”

新生迎新虽然是许多学校历年来的传统项目,但一直以来因为过于独裁、容易滥用权力等问题备受外界争议。在其他学校频频出现学长学姐借用SOTUS制度发泄情绪、欺负看不顺眼的新生,甚至演变成暴力迎新的情况下,不少学校为了明哲保身,都相继取消这项传统,想要以一刀切的方式彻底杜绝这类问题。

SSU是少数坚定地保留了这项制度的学校之一,但今年商学院出现的新生受伤事件把学校一下子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再度引发了来自媒体、教育界人士、家长等多方的批判和声讨。

而这件事也确实是商学院负责迎新的大三生的失责——他们教官团队中的一人在没有认真听取理由的情况下,强迫一位不愿配合的新生参与迎新训练,导致患有病毒性心肌炎的对方当场休克。虽然该学生因为送医及时抢回了一条性命,但学校仍然紧急叫停所有迎新活动,并组成专案组展开了调查。

最终,学校高层对此次事件负主要责任的指导老师、大三教头及教官团队进行了严厉的处罚。由于担任教头及教官的学生临场反应迅速、得当,事后也诚恳地承认了错误,学校没有让他们背上会留下污点的处分,但此次事件还是让高层开始认真考虑取消迎新制度的可行性。

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引起了大部分学生——尤其是经历过迎新活动并深受其益的学生——的反对,但也有不少对这项活动观感不佳的学生表示了赞同和支持。Kongphop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图书馆写作业,他先是一愣,然后神色凝重了起来。

虽然他在亲身经历过SOTUS制度后,明白了学长学姐们的苦心和迎新活动本身的意义,但他同样对其中已经落后于时代的东西抱持着不敢苟同的态度。一个制度的好坏取决于执行它的人的品行,但总是将希望放在这一点上是不现实的,除了需要一个能合理运用它的人,制度本身的进步和恰当的监管同样重要。也正是因为如此,先前工学院的大三教头来找他,问他愿不愿意接任教头的位置时,他很自然地点了头,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迎新制度本身的变革可能比他所想象得还要来得更快一些。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同Kongphop的想法。当他联系上学生会的学长学姐时,他们都有些迟疑,原因是他们不认为学校高层会在这个问题上改变主意。

“这种事之前从未有过先例。”他们委婉地说,“除非你有能够说服他们的理由,不然恐怕也只是在做无用功。”

他的好友M知道他的打算后,更是震惊得瞪大了眼睛:“你疯了!这跟我们又没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掺和进去?”

“因为我不希望迎新制度就这样被取消。”Kongphop冷静地说。

M古怪地望着Kongphop,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你最开始不是很反感迎新活动的吗?还说这其实就是学长在滥用权力,本身毫无意义……怎么突然就180°大转变了?”

Kongphop没有回答他。

当他听到SOTUS制度要被取消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个比任何人都要在乎这项制度传承的人。M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P’Arthit对他的影响有多大——要说全部都是因为P’Arthit也不太准确,但假如不是P’Arthit,可能他不会这样深刻地了解到SOTUS制度的意义,也不会知道这个制度在真正关心后辈的人的手中会发挥多大的作用。

所以无论如何,他都想要尽自己所能去争取。他觉得如果是P’Arthit的话,一定也会做同样的事。

然而当他跟着大三教头一起参加工学院的教官聚会时,听到了一些更激进的反对声音。有些人认为对迎新活动设限将会使学长的威严受挫,导致无法更好地管理后辈,还有些人认为给予新生太多的选择权会让他们过于懒散,没法培养他们的团队精神,更有甚者认为Kongphop的这种想法是对他们历届学长学姐所作所为的全盘否定……这些前任教官表达出来的观点Kongphop其实都有心理准备,他也从不会因为外界的反对意见而产生任何动摇,但他唯一在乎的,是P’Arthit的看法。

今天P’Arthit没有出现在教官聚会中,当Kongphop礼貌地询问P’Not时,得到了P’Arthit去了清迈出差的答复。

“你有急事找他吗?我可以把他的手机号给你。”P’Not问。

Kongphop婉言谢绝了P’Not的好意。他并非没有P’Arthit的电话,事实上这些天他给对方发了好几条短信,但一条回复都没有收到。

他不知道P’Arthit是不是在躲他,不过即使是真的,他也并不感到意外。

Kongphop那天冲动地迈出了一步,莽撞地将心中的欲望展露了出来,也许终究还是给P’Arthit带来了困扰。这是一向谨慎周全的他第一次如此失去控制,但他也并不感到意外。Kongphop知道自己很早就对P’Arthit产生了想要靠近和独占的欲望,这显然不是一般的学弟会对学长产生的念头。因此他早有预感,或早或晚,这种感情一定会有爆发出来的一天。

他想,这恐怕就是他的恶果了。他不想失去这个对他来说非常特别的人,却还是只能眼睁睁看着P’Arthit离他越来越远,没有半点办法。

Kongphop叹了口气,正准备转身离开,P’Not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Arthit刚下飞机,如果你有关于SOTUS的问题想问他的话,可以现在去找他。”

Kongphop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敌不过心中的渴望,点了点头。

当他站在P’Arthit的门外时,有些许的迟疑,但还是在门上轻轻敲了三下。

门很快就开了,穿着淡蓝色衬衣、打着领带的P’Arthit出现在了Kongphop面前。他看着Kongphop,似乎对他的出现并不感到意外,很自然地就让开了一条路。

P’Arthit显然刚刚到家没多久,他的行李箱还丢在客厅里,西装随意地“横尸”在沙发上,很有P’Arthit一贯的风格。

Kongphop有点想笑,想要习惯性地逗P’Arthit,看对方露出恼羞成怒的样子,但他很快就重新找回理智,按下了心中的躁动。

“你今天来找我是什么事?”P’Arthit一边背对着他解领带,一边问。

他的声音很平静,没有Kongphop预想的厌烦、疏远,这让Kongphop的心慢慢定了下来。

“我想联合学生会一起,请求学校保留迎新制度。”Kongphop开门见山地说,然后停顿了一下,“同时,也会建议取消教官不合理的特权,展开全面整肃,建立校方、学生家长、往届教官并立的三方监管制度。”

他的语气坦然而又坚定,即使面对着可能对他的观点产生质疑的前辈,也没有丝毫的动摇或者自我怀疑。

P’Arthit转过身,将领带挂在了椅背上,锁骨从敞开的衬衫衣领中露了出来。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还来找我干什么?”

“因为我不希望P’Arthit觉得这是在否定你们曾经做出的努力。”

虽然Kongphop觉得改革势在必行,但他并不认为先前历届教官的做法就是完全错误的——也许存在一定的不合理之处,但想要让学弟学妹建立起团队精神、想要让他们尊敬前辈的初衷是好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我以为你并不喜欢SOTUS制度。”

“我喜欢SOTUS内在的意义,但我认为时代正在改变,SOTUS的形式也需要做出适当的革新。”Kongphop笑了笑,“作为教官,需要了解学弟学妹的想法和感受,随之调整制度和规则,我觉得这才是SOTUS的目的所在。”

P’Arthit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了Kongphop一会儿,然后就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卧室。

Kongphop的心猛地沉了下去。P’Arthit是生气了吗?还是在不满他的大言不惭?

他孤零零地站在那里,脑子里乱成一团,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他可以接受P’Arthit对他大吼大叫,也能接受对方的冷嘲热讽,但是却怎么也没法承受来自P’Arthit的冷漠和疏离。

他还能补救吗?他……

这时,Kongphop感觉到后脑勺被什么东西轻轻敲了一下。他转过头,看到P’Arthit拿着一个文件夹,正一脸不耐烦地瞪着他。

“真是……叫你半天都不应。这个给你。”

Kongphop茫然地接了过去。他看了P’Arthit一眼,在得到许可后,翻开了手中的文件夹。

文件夹里是一篇打印好的论文,明显写好有一段时间了。让他惊讶的是,这篇文章的主题正是在探讨SOTUS制度改革的可行性,以及如何确保其不被无底线地滥用。

“这个我之前发给学校里的老师看过,已经修改了错漏的地方。你拿着,希望对你们有帮助。”

Kongphop怔了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P’Arthit总是会做些让我出乎意料的事。”

他越靠近P’Arthit,就越会发现这个人不为外人所知的一面。虽然P’Arthit看上去严厉冷硬,实际上却格外敏锐、细心,当许多人还只是想该怎么按部就班的时候,他却已经看得更加长远,开始思考要怎样让SOTUS延续得更加长久了。

“也不知道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Arthit瞪了他一眼,“既然想好了就去做。还有,不准丢我们工学院的人。”

在P’Arthit的眼中,Kongphop看到了放心、鼓励以及信赖,他郑重地点点头。“我一定不会让P’Arthit失望的。”

他们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Kongphop望着P’Arthit难得放松、没有防备的笑颜,只觉得自己的心又一次躁动了起来。

他想用力地吻他,想把他按倒在沙发上,一颗一颗解开他的纽扣,然后将手伸进去……

“好了,你可以走了。”P’Arthit板着脸说,“你们明天还有课不是吗?”

Kongphop只能乖乖地走到门边,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P’Arthit一眼。

这时,P’Arthit像是想起了什么,从桌子上拎了一只袋子递给了Kongphop。

“Not说你要过来,所以我顺路买了这个。”P’Arthit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对Kongphop说。紧接着,他又皱着眉头看了Kongphop一眼,眼中满是不赞同。“累的话就休息。身体是父母给的,不要挥霍自己的健康。”

Kongphop望着手中还温热着的猪肉煎蛋饭,愣在了原地。他从未想过P’Arthit会知道他的喜好——每次他来找P’Arthit时,对方总是皱着眉头,一副烦不胜烦的样子,因此Kongphop从来不敢奢望太多,他只期望能和学长多一点在一起的时间,却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看上去凶恶、严厉的人会一直记得他略显清淡的口味,并用这种有些别扭的方式表达出了关心。

最近一段时间Kongphop过得确实不轻松——为了能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他不得不抽出大量时间制定计划,然后和前辈们开会商讨,再加上还得兼顾学业,时间一长,即使是一向身强体壮的Kongphop也觉得有些吃不消。但为了不让朋友担心,他依然是一副自信、镇定的样子,从未将疲惫表现在脸上。

然而P’Arthit一眼就看穿了他的硬撑,很显然知道要想做成这件事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简单。但他没有直截了当地表达出在意,而是严词厉色地命令Kongphop去休息,这样的嘴硬心软在Kongphop眼中反而显得格外地可爱。

Kongphop恋恋不舍地抓着门框,原本已经转身的动作硬是停了下来。而就在这个措手不及的瞬间,他清楚地捕捉到了P’Arthit眼中尚未来得及掩藏的担心。

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但又小心翼翼的念头。

P’Arthit对他,是不是也有那么一些不一样的在意?

Kongphop突然开口:“P’Arthit,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他边说边张开手臂,一副渴望得到学长打气的样子。

P’Arthit瞪着眼睛,似乎想要拒绝,但望着Kongphop眉宇间的疲惫,又莫名其妙地心软下来。

他投降一般地叹了口气,很粗鲁地抱住了Kongphop的后背,在上面拍了拍,然后就要后退。

但一双结实的手臂猛地揽住了他的腰,将他紧紧箍在了怀中。Kongphop将脸埋在了猝不及防的P’Arthit的脖颈里,感受着怀里温热的触感,深深地吸了口气。

这又是一个超出Kongphop一贯冷静自制的举动——如果让M或者Tiw看到的话,他们一定会张大嘴巴,觉得这个鲁莽而又幼稚的人不是他们熟悉的好友。然而Kongphop并不在意,因为他的心中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充满躁动的欲望,而是涌现出了满满的恋慕。

他爱这个人。他突然意识到,他爱这个口是心非、凶恶严厉,却总是心怀善意,偷偷关心他的人。

“谢谢学长。”他轻声说。

他觉得自己仿佛是追逐着火光的飞蛾,当他奋不顾身地扑向明亮灼热的光源、以为自己会被灼烧得灰飞烟灭时,却发现对方并不是吞噬一切的火焰,而是温暖的、包容的太阳。

P’Arthit先是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然后就停了下来,像是心软一般地回抱了他。

Kongphop从来就不是贪心的人。他有爱他的父母,志同道合的朋友,按部就班的人生,他从不缺少什么,因此也从未产生过什么不切实际的欲望。然而在这一刻,Kongphop清晰地听到了自己心底蠢蠢欲动的声音。

这个太阳,他想要独占他。


TBC

评论(38)
热度(255)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