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我对你的爱都有增无减

关于

【KA】潮湿的云朵

明天就是两周年了❤❤

不知道今天的KA在做什么呢

+++++


“P’Kongphop,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几个低年级的女孩围在大二学长的桌子边,兴奋又好奇的盯着坐在中间的那个人。被她们行注目礼的那个大二学长穿着干净的白衬衫,袖子随意地挽到了手肘处,露出了线条好看的小臂;他的表情很温和,并没有因为突然被打扰而不耐烦,看上去脾气极好的样子。

她们这个问题问出了许多人的心声——这位工学院的大二学长P’Kongphop,上一届的校园先生,同时也是全年级第二的优等生,在学校里有着极高的人气。不少女生都对他芳心暗许,但据说P’Kongphop从未接受过任何一个表白,哪怕是再漂亮的女生,他都是一视同仁的表示感谢然后婉拒,这也让不少人开始暗自猜测他是不是已经有女朋友了?

很显然这几个女生是商量好了一起来问的。虽说人人都说P’Kongphop是出了名的温柔好说话,但这个问题毕竟还是涉及隐私,她们问出来之后表情中也多了一丝忐忑。而让大家都有些出乎意料的是, P’Kongphop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微微笑了起来。他看上去心情极佳,摸了摸自己左手上的棕色手绳,笑眯眯地回答了她们的问题:“是啊。”

他的坦白和直接很明显让那几个女生兴奋了起来。她们紧接着又问:“P’Kongphop喜欢的是谁?可爱吗?”

P’Kongphop勾起嘴角,若有似无的朝大厅另一头看了一眼。

“可爱。”他弯着眼睛说,“但是我是不会告诉你们的。”

他朝她们眨了眨眼:“因为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周围的人包括同桌的其他的大二学长都开始吹口哨起哄,Namu却收回了视线,对八卦并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但当她转头时,却发现桌子对面辅导她功课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一边目不转睛的低头盯着课本,一边红了半边耳朵。


+++++

 

从Namu这一届开始,为了能让新生更快的融入进来,学校要求每个新生都必须和一位学长或者学姐结对,由前辈来开展为期两个月的课业辅导。然而刚开学没过多久,原本应该和Namu结对的大三学姐P’Ploy就说要休学一年,告诉她已经另请了一位大四的学长来代替自己。

“别担心,”P’Ploy朝她眨眨眼睛。“你会喜欢他的。”

虽然学姐说得胸有成竹,但她的心中仍旧十分忐忑,毕竟传言这位曾经担任过教头的Arthit学长极其穷凶极恶,经常体罚新生,还以捉弄他们为乐,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但出乎她意料的是,第一次见到Arthit学长时,这位学长就给她带了大学四年整整齐齐的几大本笔记,告诉她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他,在发现Namu有些紧张时,还很注意的放轻声音,对她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Namu的心不知不觉中落回了原处。她望着对方浅浅的酒窝,也忍不住微笑了起来。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Namu就发现这位学长虽然在涉及到工学院荣誉的事上确实很严厉,不笑的时候也会看上去很凶,但实际上心肠很软,不管有谁找他帮忙他都不会拒绝;他还非常有责任感,自从接下了和她结对的任务,哪怕是再忙也会抽空来辅导她,从未有过一次缺席。

然而唯一一次例外,是Arthit学长突然给她打了个电话。

“抱歉,学妹,今天我没法来了。”他的语气有点匆忙,似乎是有些着急。“可以改到明天吗?”

她当然没有什么异议,但仍然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丝好奇心。不过等到了第二天,她就明白了P’Arthit没能来的缘由。

“你怎么跑来了?”当她和Arthit学长结束辅导,收拾完东西要回去时,Arthit学长望着图书馆外的人,皱起了眉头。

“P’Arthit,我只是想出来活动一下,真的没事。”站在外面的人开口,露出了有些可怜的表情。

虽说如此,他的眼睛却是亮晶晶的,里面满是闪闪发光的快乐。

Namu不是喜欢八卦的人,但之前也曾听好友说过这位Kongphop学长的故事。据说他在大一的迎新活动中,因为看不惯工学院教官团过于严苛的训练方式,勇敢地站出来提出了反对意见。虽然他也因此被整得很惨,但这种不畏强权,敢于和学长正面硬刚的做法,让他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收获了极高的人气。

而据说当时被他屡屡挑战权威的正是时任工院教头的Arthit学长。“听说那时Kongphop学长当着所有人的面说要抢Arthit学长的齿轮,还说要把Arthit学长抢回去当老婆,是不是很帅?”好友兴奋地说,“后来他被Arthit学长整,要他当众大喊喜欢男生,他也二话不说就做了,一点也不带怕的。”

“不过听说Arthit学长还是把系旗给新生了,大概也是实在找不到理由为难他们。但Arthit学长绝对看Kongphop学长很不顺眼,毕竟一开始就被当众下了面子,后来还被害得罚跑了足足54圈,不讨厌才怪呢。”

这个结论听上去有理有据,但Namu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却有了不同的想法。

此时的Arthit学长望着Kongphop学长,虽然紧紧皱着眉头,却并不是厌恶的表情。他一脸的“你TM在逗我”,气极反笑地说:“你昨天才伤的脚踝,还是我把你背回去的,你觉得你说这话有可信度吗?” 

Namu跟在Arthit学长的身后,视线落到了外面那人明显没有着力的脚上。

“可是我饿了。”那个学妹们口中沉稳温柔、礼貌得体的Kongphop学长弯起眼睛,却露出了非常孩子气的可怜表情。他靠着墙壁,轻声说道:“宿舍里什么吃的都没有,M和Ork他们的电话都打不通。”

“那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Arthit学长瞪着对方,虽然表情还是很严肃,但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这还是Namu第一次看到Arthit学长露出这样的表情:有恼火,有并不意外的无奈,但更多的是隐藏其后的关心。

“我怕打扰学长给学妹补课,再说图书馆里也不太方便接电话。”Kongphop极其乖巧的回答,友善地朝Namu点了点头,Namu也礼貌地朝Kongphop行了一个礼。

这个看似无懈可击并且十分体贴的理由堵得Arthit哑口无言。他看上去有些没辙,叹了口气,转身对Namu说:“学妹,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吃饭?”

虽然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Kongphop学长却目不转睛地看着Arthit学长,眼中有着和看其他人时截然不同的、几乎满溢出来的光芒,而Arthit学长一直望着Namu,似乎并没有察觉的样子。

Namu看了Kongphop学长一眼,很乖巧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和朋友有约了。

然而当她回头时,却发现先前还板着脸的Arthit学长轻轻松了眉头,站在那人面前,露出了极浅的酒窝。而在不易察觉的地方,他的右手羞涩地碰了碰对方的手,并在几秒钟后,柔和的、极自然地勾住了对方的小指。

 

+++++

 

“N’Kongphop,听说你脚扭伤了?不用勉强来的啦,咱们下次再聚也可以的。”

“学姐,我没事。好不容易联合家族聚会,我不想缺席。”Kongphop弯着眼睛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笑眯眯地说。

“哎呀,没想到你是这种类型……”Noonnoon打趣地看了他一眼,露出了明了的笑容。“当初Arthit可是没少整你呢。”

“他那是欠收拾。”坐在Kongphop身旁的Arthit四平八稳地说,专心致志地夹了一个寿司,眉毛都没动一下。

虽然Arthit一直闷头在吃,但盘子里的食物却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他身边的那个人一边和旁人说话,一边笑眯眯的往他的盘子里夹,Arthit一连瞪了他好几次都不见他收敛,显然这样虚张声势的威吓根本吓不到他。

过了一会儿,Arthit终于忍无可忍了,推了身边的人一下,压着嗓子说了一句“你别闹了!”,边说还边瞥了桌边其他人一眼,似乎是不想被人察觉到这边的动静。

他身边的人这时才安静了下来。但很快,那个人偷看了Arthit一眼,重新勾起了嘴角。他笑眯眯地盯了Arthit一会儿,趁着对方没注意,突然飞快地握住了Arthit拿筷子的手,把上面刚刚咬了一口的寿司送进了自己嘴里。

桌边的人都在转头和其他人聊天,只有Ple笑眯眯地将这一幕看在了眼里。Arthit的视线定定地落在面前的盘子上,手僵在了原地,耳朵以光速红了起来。他似乎想跳起来怒吼,但那个始作俑者无辜地指了指自己受伤的脚,凑到他面前说了一句什么,他顿时就瞪着对方,没有再说话了。

Ple玩味地挑起眉毛,觉得颇为有趣。她是了解自己这个同学号学弟的,虽然Kongphop当初被大三教官团视为麻烦的刺头,但他实际上乖巧礼貌、性子沉稳,从不会主动去做越距的事。但是似乎只有在Arthit面前,他才会流露出一丝无法无天的孩子气,就像是小男生想要争夺喜爱的人的注意力一样,总想要幼稚地去逗弄对方。

不过看上去,变幼稚的并不只Kongphop一个人。

Arthit望着笑眯眯地挑起眉毛,一副在等待着什么的Kongphop,露出了恨恨的表情,但还是拿起了Kongphop的盘子,仔细地夹起火锅里烫的牛肉薄片放了进去。Kongphop脸上挂着计谋得逞的笑容,但这个笑容仅仅维持到了将牛肉薄片送进嘴里的那一刻。他微妙地顿了一下,僵硬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盘子,转头拿起一旁的冰水,猛地灌了一大口。

坐在他身边的Arthit一本正经的吃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没有抬头,但Ple还是眼尖地看到他对着盘子勾起了嘴角,悄悄流露出了一丝快乐的狡黠。

哎呀,她有些惊讶地偷笑了起来。哎呀。

聚会结束后,Noonnoon看她一直笑吟吟的没有说话,一副心情极好的样子,忍不住好奇的发问,但她却只是笑眯眯地摇摇头。

“没什么,就是觉得……真好啊。”Ple望着远处那个快乐的靠在自家学长身上的直属小学弟,以及手紧紧环在对方腰间、认真支撑着对方身体的Arthit,嘴角翘了起来。“……连我都突然有点想谈恋爱了呢。”

 

+++++


“Kong,你在看什么?”

M好奇地凑到了好友身边,想看看对方目不转睛盯了半天的究竟是什么。

谁想Kongphop灵巧的一收,将手中的东西藏了起来。

他笑眯眯望了M一眼,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秘密。”然后就小心地收进了皮夹里。

虽然Kongphop藏得严实,但M还是眼尖地看到了那样东西的一角,悻悻地嘀咕了一句“见色忘义”,坐了回去。

说真的,他和他的好兄弟Kongphop认识这么多年,也算是同穿过一条裤子的交情,自认应该是比较了解对方的。但最近M越发觉得Kongphop和过去不太一样了。原本他还会和他们一起去图书馆做作业,现在是一下课就跑得不见了踪影,就连M去宿舍找他都一扑一个空;上次Ward找Kongphop借打火机,一向有随身带火机习惯的Kongphop却笑眯眯地摇头,说自己戒烟了;前些天打球不小心扭伤了脚,Kongphop却死活不让M扶他回去,还喜滋滋的告诉他们不需要给他送吃的,一副和受伤完全不搭干的兴高采烈的样子。

迟钝的M最初还有些摸不着头脑,觉得自己的兄弟怕不是傻了吧,结果还是May说最近总是看到P’Arthit陪着Kongphop一起,他才反应了过来。

谈恋爱就是好啊。M酸溜溜地想。

最初知道Kongphop在和P’Arthit交往时,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或者是不是自己的好兄弟被胁迫了之类的,他甚至在大脑里脑补了一番霸道学长强抢小白兔学弟的戏码,下定决心就算被罚跑100圈也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就这样进了火坑。但很快他就发现,别说是被强迫,Kongphop往P’Arthit那里跑得次数比谁都勤,还总是一副心满意足、幸福得要命的样子,显然事实和M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M印象中的Kongphop是非常冷静、有分寸的。他从未见Kongphop有什么执念,也没见他沉迷过什么,当初在选择专业时,即便是想读经济,经过慎重考虑,Kongphop也很坦然的就选择了家人期望的工程专业;哪怕是有吸烟的习惯,他也只是在想解压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支,从来没有让自己陷入“过量”的困境里。

因此M很自然的就以为他在恋爱这件事上,应该也是这样有自制力,不会沉迷才对。但当他无意中看到Kongphop注视P’Arthit的眼神时,就知道自己的兄弟这次怕是真的栽了。

当时他们和学长们的桌子隔了不短的距离,但Kongphop仍然停下了手中的笔,傻乎乎地望着那边,露出了M从未见过的眼神。

坐在学长团中间的P’Arthit一边用笔抵着嘴唇,一边状似苦恼的抓头发,Kongphop看得眼睛都不眨一下,忍不住的就傻笑了起来。

M当时就把好奇的眼神收了回来,开始埋头奋笔疾书。

搞不好今年年级第二的宝座会是我的了,他天马行空地想。

不过说是这么说,他并没有想到自己的好友也会有这么狡猾的一面。当他们上完课,从教学楼走出来时,M立刻就眼尖的看到P’Arthit正站在外面,靠着自己的单车,一副安静等人的样子。

即使是对学长仍旧心有余悸的M也不得不承认,换了新发型的P’Arthit确实帅气得要命。他只是穿着简单的黑T和工院外套,双手环胸靠在白色的单车上,都显得整个人既潇洒又帅气,有一股锐利的夺目感;他不是那种肌肉男的类型,但无论是手臂的线条,还是宽阔的肩膀,都已经有了成熟男人的味道,支撑在地上的双腿也又长又直,显得格外惹眼。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的他们,视线一直落在前方几米开外的地方,眉头不自觉地微微蹙起。然而即使是走神,P’Arthit也天生带了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让人不敢轻易去招惹他。

M停下脚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身边的Kongphop扬起嘴角,快步走了过去。

于是接下来的1分钟内,M瞠目结舌的望着Kongphop完成了从疾步快走到一瘸一拐的全过程,差点就要以为自己的好友刚刚上的不是机械工程课,而是速成的表演课了。P’Arthit转过头看到了他们,先是朝M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向了Kongphop,原本冷凝的眼神慢慢沾染上了一丝温度。虽然他还是板着脸的模样,但锋利的眉宇顿时就柔和了下来,让人忍不住产生想要大胆亲近的念头。

Kongphop握着自己的背包带,笑眯眯地对P’Arthit说了句什么,P’Arthit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硬撑着瞪了一眼,转身就上了单车。

M张大嘴,朝那个跟着坐上后座、一脸心满意足的的自家好友比了一个“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的口型,但对方只是朝他眨了眨眼睛,然后就露出了一个狡猾的微笑,胆大包天的揽住了单车前方的人的腰。

已经骑出一段距离的单车顿时慌乱的扭了好几个弧线。M远远地听到了P’Arthit恼羞成怒的训斥,以及Kongphop无辜而又狡猾的辩解声,但即便如此,他的好友也一直没有把搂着对方腰的手放开。

M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手机给Ork他们打了个电话:“喂?今晚去喝酒吗?Kong他不去……这小子幸福着呢。”M酸溜溜地说。

“什么?May她们也去?”听到这句话,他的表情突然由阴转晴,喜形于色的连连点头,快步朝宿舍奔去。“好好,我马上来……”

 

+++++

 

“P’Arthit,我今天能去你那里睡吗?”Kongphop站在阳台上,微笑着望着对面的宿舍,对着电话里的那个人说。

“……你还嫌自己的脚伤得不够严重吗?好好待着!”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P’Arthit语气严厉地拒绝了。

“可是我一个人不方便洗澡。”Kongphop目不转睛地望着对面紧闭的窗帘,故意说。“如果和P’Arthit在一起就好了。”

Kongphop承认自己说这句话时是有些使坏的心思的。这段时间,他借着受伤一直在变着法儿向P’Arthit撒娇,P’Arthit虽说老是嫌他麻烦,却总是会无奈地纵容他、照顾他,这样口是心非却又格外心软的P’Arthit在Kongphop眼中简直可爱得要命。当然他也知道不能太过得寸进尺,如果被P’Arthit看出来他其实并没有伤得那么严重的话,搞不好会气得直接禁止他靠近。因此他并没有过多的纠缠这个话题,在达到逗P’Arthit的目的后,就很快挂掉电话,心满意足地找出了几件换洗衣服和毛巾,准备进浴室洗澡。

然而这时,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他一愣,将手中的毛巾放了下来,走过去开了门。

“……你不是说一个人不方便洗澡吗。”站在门外的P’Arthit没有看他的眼睛,粗声粗气地说。

Kongphop望着P’Arthit自然垂落下来的刘海,以及有些闪躲的、圆润柔和的眼睛,心一瞬间热得要命。他很想直接亲在对方的眼睛上,想看对方惊慌得后退,然后高喊着他名字的样子,但P’Arthit看了他受伤的脚一眼,皱着眉头直接走了进来,他只能将门关上,把心中的蠢蠢欲动小心地按了回去。

于是接下来,他脱掉衣服,从善如流的坐进了浴室里,任由P’Arthit帮他洗头发。P’Arthit给Kongphop洗得极为认真——他好像一直都是这样,无论做什么事都会用格外认真的态度去做,哪怕是自己不擅长的事,也不会有丝毫懈怠,当初做教头是这样,被拜托去辅导一年级学妹也是这样。

Kongphop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望着离他极近、一脸认真专注的P’Arthit,嘴角不知不觉就扬了起来。

“P’Arthit?”他说。

“可以拜托你也给我辅导一下功课吗?”

P’Arthit停下了动作,“啧”了一声:“别闹了,你的成绩还需要辅导吗?再说,辅导一个学妹我都有些力不从心,你就别给我添乱了。”

Kongphop低低笑了起来。他望着P’Arthit的眼睛,语气中没有一贯的逗弄,而是充满了渴望和认真:“……不是以学弟的身份,而是以男朋友的身份。可以吗?”

大概每一个陷入恋爱中的人都会有这样幼稚而不满足的时刻,即使对彼此的爱深信不疑,也总会想要通过得到与他人不一样的对待,来确信自己在对方心里的重量。Kongphop知道这样的做法很幼稚,很不成熟,但他望着自己年长的恋人,被对方用这样温柔、包容的方式照顾着,这种不成熟就在他心底不断地冒尖发芽,怎么也没法平息。

P’Arthit停顿了一会儿,紧紧闭上了嘴,闷不做声的继续给他冲洗头发。

过了片刻,P’Arthit用拇指抹掉滑到Kongphop眼角边的泡沫水儿,极温柔地在Kongphop的眼睛上亲了一下。

他望着自己年轻的恋人,小声说道。

“我不是一直都有给你特殊对待吗?”

 

+++++

 

当Arthit和Kongphop一起在学校的长桌边温习功课时,几个漂亮的学妹走了过来,向Kongphop请教了几个问题。

Kongphop温和地给她们做了解答。Arthit坐在一边望着他,手中的笔不自觉地抵在了嘴唇上,敲了一下、两下、三下。

学妹们离开之后,Kongphop注意到了Arthit的目光,勾起了嘴角。

“学长吃醋了吗?”他故意问。

然而Arthit只是笑了笑,十分坦然地望着Kongphop:“有必要吗?”

还没等Kongphop回答,他就极自然的接了一句:“你难道不是一直都是我的吗?”

于是那天经过工学院一楼长廊的新生们,看到了让他们非常意外的一幕——他们一向以沉着冷静著称的Kongphop学长,居然罕见的,脸红了。

 

END


+++++

同人本《拨云见日》预售还剩一周:地址


评论(106)
热度(523)

© 空中列岛 | Powered by LOFTER